“疯狂”校园贷_楚商网|湖北省楚商联合会
搜索
楚商网
楚商网
楚商网
楚商网
楚商网

战略伙伴

Copyright Reserved 2008 主管:湖北省工商联   主办:湖北省楚商联合会
电话:027-62439612 87898622 传真:027-88607718 E-mail: info@chushang027.com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中北路101号楚商大厦(海山金谷)23楼 邮编:430071

鄂ICP备1401922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武汉

全国各地湖北商会

湖北异地商会

>
>
“疯狂”校园贷
2018楚商(博鳌)年会·楚商年度人物公示
关于推进湖北民营企业骨干学历教育与岗位能力提升计划的通知

通知公告

“疯狂”校园贷

浏览量
  2016年3月23日,在武汉市黄家湖大学城的某所高校里,大二学生赵刚,独自坐在少有人迹的黄家湖边,忧心忡忡。
 
  赵刚的心事,源于过去近一年时间里,自己通过网络平台、私贷等方式断断续续贷款消费。如今,在放款方频繁的催款声和周围同学的议论声中,面对高额的欠款,这位年仅20岁的青年,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
 
  类似于赵刚,高校之中贷款消费而导致背负高额债务的学生不在少数。就在此前不久,在河南,迷恋赌球的某高校大二学生,因频繁通过网络平台贷款,欠下60多万无法偿还,最后留下一条短信,跳楼身亡。
 
  虽然事情发生的地域和性质不尽相同,但随着“大学生高额贷款无力偿还”的信息频频出现在网络上,高校大学生贷款消费的现象以及名目繁多的“校园贷款”平台,逐渐暴露在公众视野。
 
  不过,跳出事件本身,人们不禁会问,在校园贷款“跑马圈地”的今天,这个新鲜事物该以何种方式存在?当被“圈”的对象是尚未踏入社会、没有独立的经济来源的学生时,谁又该来为学生高额欠款行为埋单?
 
  温柔的“陷阱”
 
  坐在面前的赵刚,似乎不大愿意再提起这段过往。对他来说,相比于“恐惧”,“后悔”更适合成为他现在内心情感的主题词。
 
  而这段让他后悔的经历,至少可以追溯到一年前。
 
  2015年初,逐渐适应大学生活的赵刚褪去刚入校时的“青涩”,开始迈向想象中的大学生活。那段时间,受到周围同学以及学校生活环境的影响,他开始接触到分期购物的消费方式,并以此方式在数码店购买手机、电脑。
 
  数码店的老板汪俊,是赵刚的同校学长,他自己也有接触学生贷款。据他回忆,赵刚在大一下学期半年的时间里,通过办理分期付款购买手机、平板电脑、台式电脑等产品,陆陆续续花费近3万块钱,“不过当时办的分期,每个月还款数额不多,压力还不是很大。”
 
  从2015年下半年开学开始,赵刚频繁出入酒吧等场所,而且经常外出旅游。由于尝到了分期付款的便利,他开始通过某些针对学生的网络贷款平台贷款、“套现”。“当时一共办了6个平台,每个月分期还款共要还2000多块钱。”
 
  “现在的学生贷款‘无底线’,只要是在网贷平台办了一家以后,就会无限制地办下去,因为他们没有还款能力,大都是借下一家还上一家的钱。”武汉某小贷公司负责人程翔翔告诉记者。
 
  一般来说,对于在校的大学生,家庭是其主要经济来源。相关数据显示,大多数学生的生活费每月在1500块钱左右,而且超过半数的大学生每月生活费完全没有盈余,经常感到资金短缺,对于每个月还有2000多元的债务的赵刚来说,家里给的生活费还不够还款,“前两个月还能按时还款,但到第三个月就开始还不上了。”
 
  当时的赵刚,陷入一个“尴尬”的境地——一边是每月为数不多的生活花费,一边是相对较高的还款数额,而自己又不想让家里知道,他一直在自己想办法来“平衡”。而由于借的平台太多,导致无法再在网贷平台上进行贷款时,赵刚想到了在学校打广告的“私贷”。
 
  在高校里,楼梯间的墙上、卫生间的隔板上甚至是在教室的课桌上,贴着很多关于大学生贷款的广告,这些“校园贷”广告宣称“只需身份证、学生证便可贷款”。
 
  “学生很少骗人。”程翔翔告诉记者,“一些平台通过学生证、身份证,再加上学信网上的信息资料,填一张附有相关信息的申请表就可以确定了。”
 
  汪俊向记者透露,从2015年年底开始,赵刚开始通过私贷借钱,“三千、五千不等”,到今年年初开始大额借款。2016年3月,由于欠款未按时还清,出借方频繁催款未果,便打电话告知学校辅导员以及家长。
 
  纸终究保不住火,一声电话,将赵刚隐瞒已久贷款事件公开于众。
 
  市场“抢夺战”
 
  现在看来,赵刚的经历,只不过是目前高校学生贷款消费的一个缩影。由于大学生活环境的特殊性,越来越多的学生开始接触这一事物。
 
  2015年8月,中国人民大学信用管理研究中心发布的《全国大学生信用认知调查报告》显示,有8.77%的大学生使用贷款获取资金,其中小额信用贷款占比5.33%、网络贷款占比3.44%。
 
  另据互联网基础数据研究机构发布的《2015大学生分期消费调查报告》(简称《报告》)显示,超过60%的在校大学生倾向于使用网络贷款购物。而如果按照目前全国2600万的在校大学生的学生来算,倘若平均每人分期消费3000元,将会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一个超过780亿元的消费市场。
 
  巨大的市场“蛋糕”令各路资本竞相抢夺,不少平台甚至打出了“零首付”、“提前还款免息”的广告。
 
  《报告》显示,在高校学生认知度较高几家的平台中,互联网金融和一些专业平台的占比并不大,但近两年针对大学生分期消费的企业和平台数量剧增,这块潜力市场的格局在未来注定将产生一定变化。
 
  事实上,早于分期贷款消费的出现,自招商银行2002年发行了第一张针对学生的信用卡后,多家银行都将信用卡的发卡的目标人群瞄向了校园。
 
  不过,由于大学生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而且自制能力较差,随着大学生持卡人数不断攀升的同时,过度消费导致大学生信用卡的逾期还款率也不断上升。
 
  2009年7月,银监会要求银行不得向未满18周岁的学生发放附属卡之外的信用卡主卡。因此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学生分期消费市场一片空白。在互联网金融的浪潮之下,大学生市场再次被众多的小贷公司和新兴的互联网金融公司看好。
 
  “现在传统经济不景气,越来越多的热钱流入的民间借贷行业,不管是成人贷款还是学生贷款,基本上都是民间资本参与助力。”程翔翔说。
 
  除了网贷平台和传统的小贷公司,汪俊告诉记者,有些在校学生也发现了这一“赚钱”的机会,大胆地做起了放贷的角色,“但这些同学一般只是借给熟人,而且是要收利息。”
 
  尴尬的借款方
 
  庞大的市场需求、不成熟的市场机制,再加上井喷式涌入的资本……众多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学生贷款消费的众多问题开始凸显出来。
 
  根据学生贷款流程来看,无论是在审核、放款还是最后还款的过程中,学生一直很被动。大多数时候,由于社会经验、法律知识的缺乏,再加上“只要能拿到钱”的思想,贷款学生大都逐渐陷入“泥潭”。
 
  从借款手续来看,相比于银行等金融机构发行信用卡的审查手续,针对大学生的贷款手续要简单得多:大学生可以无需任何人担保,无需抵押,只需提供学籍信息和身份证、学生证,填写相关资料,就可以获得贷款。
 
  程翔翔介绍,在校的学生比较在意自己的学籍,而且对贷款的操作经验缺乏,大多数学生会按照要求提供真实的信息,到后来会想尽办法还钱,等到家长知道就是学生自己还不起的时候,最后还是由家长来还。
 
  某针对学生贷款的网络平台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平台运营两年多时间里,坏账率基本控制在1%以内。而相对于消费金融行业近3%的不良贷款率,同期银行业超过1%的坏账率,校园贷款1%的坏账率并不算高。
 
  不少平台或小贷公司正是抓住学生的心理,在实际还款过程中,在手续费、逾期费、违约金等表述上存在一定的隐蔽性。“除去本金之外,这些名目众多的附加费用加在一起,就足够给学生压力了。”汪俊说。
 
  据金融搜索平台对全国30余家分期网站平台的调查显示,在被调查平台中,63%的平台费率不明确;逾期费用方面各平台费率差距较大,最多相差达60倍。
 
  “民间借贷利率一般高于银行贷款利率,再加上中介平台另行收取一定数额的居间服务费,借款人就会感觉借贷成本有些高了。”北京中伦(武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孙才华表示。
 
  孙才华表示,无论是针对校园消费群体的各种网络借贷平台,还是小额贷款公司,只要他们依法合规经营,作为一种市场行为在法律层面都无可厚非。
 
  不仅如此,在民间借贷利率上,国家实际上也对此前关于贷款利率4倍限制的规定作出了一些调整。
 
  2015年8月,最高法出台司法解释,对民间借贷利率作出了一些突破性规定,表现出利率市场化的倾向。其中出现了两个关键数字:24%和36%。24%及以内是民事法律应予保护的利率范围;24%至36%则作为一个“自然债务区”,如果出借人提起诉讼要求法院保护,法院不予支持,但是如果借款人已经履行而要求出借人返还超过24%的部分利息,法院也不支持借款人的主张;超过36%则是法律无效区,借款人是可以要求返还的。
 
  “要注意的是,一直以来,只要在法律保护范围内,法律重点保护的是出借人的资金安全,从未赋予借款人借钱不还的权利。”孙才华强调,即使针对目前监管机制尚不健全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法律监管和保护的重点仍然是平台本身的资金来源及流向的合法合规性,以及出借人的资金安全问题。“在这一问题上,只要是已成年的大学生,其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借款人,要对借款行为承担还款义务,并不享有比其他市场主体更多的特权。”
 
  在争议中发展
 
  由此看来,不仅校园贷款消费现象饱受争议,在实际校园借贷行为中,学生的处境也很“尴尬”。
 
  对学生自己而言,在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作为还款条件时,自己在法律上又一定是完全民事行为责任人,出了事还是由学生本人承担;而对于借贷双方来说,金融活动本来就是市场行为,法律在一定程度上是鼓励激活民间资本,而且重点保护的是出借人而非借款人的利益。
 
  那么,基于这样的现状,在消费贷款风行校园的今天,谁来保护学生的利益?
 
  “最主要还是要靠学生自己,要养成正确的消费理念和健康的消费价值观。”程翔翔表示,“这个社会诱惑太多,彩票、网络游戏、手机棋牌游戏,这都是赌博的一种存在形式,学生虽然大都已成年,但是很容易迷失。”
 
  汪俊坦言,现在学校的大学生网贷消费的物品,很多不是生活必需品。出于攀比心理,有些学生要保证自己的数码产品永远是最新款,甚至打着“省钱”的旗号去血拼可有可无的用品,甚至直到把自己网贷的最高限额刷到极限。
 
  孙才华认为,现在大学生的信用意识、金融知识和法律常识都很薄弱。“其实不仅仅是大学生,整个社会在这方面的意识普遍缺乏。应该着力培养大学生的信用意识,让他们明白,‘借钱要还’是一个经济人必须遵守的市场行为规则,要合理使用资金,而不能无止境透支;同时,‘借钱不还’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2016年年初,最高人民法院、中国人民银行等中央44家单位联合签署了《关于对失信被执行人实施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这意味着,如果大学生因为借钱不还而成为失信被执行人,则可能影响其被招录(聘)其为公务员或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以及担任企业重要职务。
 
  而在规范借贷行为上,孙才华建议,作为监管的行政部门,应该加快相关的立法进程。目前可以就民间借贷中介服务费的标准暂时出台指导性意见,促进民间借贷成本下行,“但此举只起引导作用,并不具强制性。”同时,地方应加强对互联网金融平台以及小额贷款公司贷款合同的监管,不定期地抽查。
 
  不过,应该注意到的是,即使是饱受争议的校园贷,也仍然有其合理之处。
 
  在对于热衷分期消费的大学生消费者的调查中,40.9%的消费者表示分期消费可以减轻其付款压力,34%的大学生消费者认为提前买到心仪产品是分期带来的最大好处,同时有23.8%的学生比较看重的是通过分期消费对个人信誉的积累。
 
  根据《报告》数据显示,近八成的的家长对学生贷款消费持赞成态度,对于这种消费模式,大部分家长认为,子女在分期消费的过程中可以锻炼自己理财的能力,控制自己支出,只要在合理的范围之内,他们都愿意赞同。
 
  “校园贷款本身其实没有去‘害’学生,但是各平台之间没有信息的共享性,让学生不经意间负债和无限放大,因此才会出现现在这种局面。”程翔翔认为,应实行严格的实名制,在审核上严格把关,“当整个市场机制更加健全,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尝试分期消费的新型消费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