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文:逐梦甘肃 戈壁造城_楚商网|湖北省楚商联合会
搜索
楚商网
楚商网
楚商网
楚商网
楚商网

战略伙伴

Copyright Reserved 2008 主管:湖北省工商联   主办:湖北省楚商联合会
电话:027-62439612 87898622 传真:027-88607718 E-mail: info@chushang027.com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中北路101号楚商大厦(海山金谷)23楼 邮编:430071

鄂ICP备1401922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武汉

全国各地湖北商会

湖北异地商会

>
>
>
李光文:逐梦甘肃 戈壁造城

湖北经济

蓝领新职业成天猫双11就业新宠 三万月薪难招湖北手艺人
天猫双11交易额破2684亿元,湖北人最爱护肤品与数码产品
2019中国(武汉)智能与新能源汽车论坛在汉举行
天猫双11启动16小时超去年全天,武汉位列全国TOP10

李光文:逐梦甘肃 戈壁造城

浏览量

 
结缘甘肃
 
     “我毕生的梦想,就是在戈壁滩上造一座海市蜃楼”。
 
  2005年,李光文在qq上签名上写下这句话,彼时,这个来自湖北随州的年轻人28岁,扎根西北11年。
 
  更早之前,盖楼造城对于这个农村孩子来说,当真是海市蜃楼。
 
  童年的李光文,在山深处,放牛割草,目光所能触及最远的地方,也不过连绵起伏的山脉;少年时,读中学的暑假,他也走出过大别山,去河南挖煤、炼焦炭,挣点零花钱,贴补家用。
 
  “很穷,但是一家人在一起很开心。”李光文笑着回忆往昔,并未觉得心酸。他的父亲是个爱喝酒的庄稼人,母亲善良又坚韧,还有个小他3岁的弟弟,家庭和睦。
 
  如果按照正常路线,高中毕业的李光文,应该像其他邻里伙伴一样,南下打工。但是,命运在此时跟他开了一个小玩笑,自此改变了他的后半生。
 
    1994年,亲戚参加征兵体检,拉着李光文作陪。李光文内心排斥当兵,因为部队对人约束太大,而他喜欢自由,但是耐不住亲戚的请求,他心想:“可以做个免费体检,那就去吧!”结果,亲戚没有入选,他收到了入伍通知书。
 
  就这样,17岁的李光文被分配到了甘肃临夏高炮旅。他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做思想斗争,最终想通——既来之则安之。这个心安定下来的青年,决定要做就做到最好!从义务兵到军校,李光文获得“全军优秀班长”和“优秀转业干部”两个荣誉称号,在和平年代,能在军队获此两项殊荣,并不多见。
 
  2000年,李光文军校结业分配到甘肃省礼县武装部,在办公室写材料,阅读许多书籍,从未想过盖楼造城。
 
地产“淘金”
 
    2005年,甘肃各地市州的房地产尚处于待开发期。李光文所处的礼县,商业地产几乎一片空白,当地自1992年房改政策实施以来,从未进行过商品房开发。
 
  此时,礼县有地出售,李光文果断出手,先后一共拿了三块地,一年赚了1000万,迅速完成了原始积累。
 
  在此之前,除了酒厂,他并未涉足过其他生意。即便酒厂也主要由他弟弟经手,他只是偶尔指点一二。
 
  “当初之所以做酒厂,主要是给家人谋一条出路。”李光文转业之后,将家人接至甘肃,为了生计,弟弟开了酒厂,每年营收不到100万,用他的话来说“小生意,但是为拿地奠定了一点基础”。
 
  2005年是李光文的发迹年,他28岁,激情澎湃,毫不掩饰地对外“宣读”了“戈壁造城”的誓言。
 
  随后,三十而立的李光文走出礼县,前往白银靖远县淘金。
 
  彼时,靖远煤矿资源丰富,但凡有点积累的老板们,几乎全都进山开矿,盈利相当可观。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该县的房地产无人问津。
 
  县政府的领导,试图说服煤老板们买地盖楼,但大家纷纷表示“挖煤可日进百万,盖楼没多大意思。”政府急于出手350亩地,每亩招拍挂价格十分便宜——12万-50万/亩。
 
  李光文去了,县长亲自和他谈,进展十分迅速。下午开始谈,到当天凌晨12点,李光文便在协议上签字盖章,次日上午,800万定金到账。
 
  其豪气爽快,让相关领导激动:“这是真的来投资来了!”他们甚至一度表示,可以在已商定的单价基础上再降,李光文拒绝了,他认为:“价格本身不高,就按招拍挂的市场价来,这样我心里踏实。”
 
  拿地之后,他开发了住宅,还另外又配套做了两万多平的商业街。
 
  此为2009年左右,中国发达省区的三四县城市的房地产尚未进入井喷期,而在西北这个小县城,李光文开发的住宅,因其高品质均价达到3500元/平米,商业街的物业更是遭到疯抢。
 
  “即便是现在来看,靖远的项目也不落后,设计前卫,质量过硬,李总的眼光和情怀在那个时候就已经体现出来了。”现任李光文公司——荣光实业副总经理的华淳毅说,他在地产界从业18年,过去15年均在上海、江浙地区,供职于绿地等品牌开发商,以他的从业经验来看,李光文的眼界和责任感,超出大多数开发商,尤其在西北边陲,其眼光的前瞻性更是难能可贵。
 
  这是靖远乃至整个白银市的第一个园林景观小区,其园林设计造价超出国内园林景观标杆——龙湖地产,当时,龙湖地产的园林景观平均成本约为600—800元/平米,李光文的项目其成本达到1000元/平米。最重要的是,他并未因此提高售价,他说:“反正还是能赚点钱的嘛,少一点又有什么关系了。”
 
  靖远一战,让李光文“胆识过人”的名声在外。
 
  于他个人而言,靖远成就他的不止是财富,还有极其宝贵的经验,在这些经验里,最让他笃信的便是:产品一定要高品质,从商业的角度来讲,高品质产品抗风险的能力更强;从他的初衷来说,给老百姓的东西一定要好,他说自己是农村娃出身,特别能体会辛苦一生供一套房的不易和艰辛。
 
进军兰州
 
    李光文是雷厉风行之人,办事极为利索。
 
  2011年,靖远的房地产一派欣欣向荣,地价已经涨到近百万每亩,众人疯抢,此时的李光文出乎意料地选择撤退,其抽身和到来一样神速。
 
  当时的李光文,手持300亩地,每亩地的成交价为75万,资金付到一半时,他发现县里加推的地块,每亩价格已经涨到了160万。
 
  他算了笔帐,加推地块总面积可以容纳20万人,但县城总共才5万人口,且那几年,县城人口呈净流出趋势。显然,15万人口的空缺无法补齐,泡沫已然浮现。
 
  李光文决定撤离,只花一天时间就办妥了土地退还协议。据说,自他退出之后,前来“淘金”的老板们,无一不深陷困局。
 
  “那时候我判断风向转了,甘肃地市州的房地产已经基本饱和,在人口向大城市流动之时,我必须向省会城市进军了。”李光文分析。
 
  这一次,他选择了兰州。2011年,适逢兰州安宁区大规模招商引资,李光文看准并拿下了一块142亩的地,启动集威廉公馆、威廉小镇商业街、277米超高写字楼、大型生活服务中心于一体的综合性项目,其总投资达40亿。
 
  他要干票大的,但事情并不顺利,很快就遇到了坎儿。
 
  2012年之后,因兰州政局变动,招商引资的两百多个项目全都被暂时搁浅,李光文的项目是其中之一。
 
  前期投资已经达十几亿,但部分手续却办不下来,2013年和2014年这两年,项目几乎一直处于“办手续、等审批”的泥沼之中。
 
  “李总很强悍,心理素质特别好。”华淳毅回忆说,李光文开会时对他们说:“只要我没有跳楼,你们就不要跳槽!”
 
  艰难岁月里,只有极个别高管离开,其余30多人的核心团队选择了留守,李光文对留守者说:“本来就是我对不起人家,他应该有更好的选择。”
 
  那些睡不着觉的夜里,李光文的煎熬无人能体会,现在被问及当时的心态,他也只是轻描淡写地一带而过:“虽然煎熬,但我坚信前景是光明的,无非是个时间问题。”
 
  在他的认知里,无论政局如何变动,无论谁做领导干部,都会发展经济,为民谋福。“至少我所打交道的官员中,无论县长还是市长,都真诚地想为地方做事情。当然,这个大群体中肯定也有人心术不正,但那是极少数,并非主流。”
 
  此外,他相信“民有所居,方才安乐”的道理,在今天仍然适用。
 
  2015年,柳暗花明,所有报建手续办理完成,项目开工。
 
  2011年为吸纳最优质的人才,与国际顶尖团队接洽合作,李光文将公司总部迁至上海,成立上海(荣光)集团。
 
  “我真心喜欢房地产,所以把每一个项目,每一栋楼,每一件室内陈设都当作作品来做。所以需要最好的设计团队,同时执行团队必须跟得上设计构想,否则就会变成没法落地的一纸蓝图,内地的人才跟不上,我就来上海找。”李光文说。
 
  每一个设计都是大手笔投入,威廉公馆的设计由国内顶尖的建筑设计院——上海同济设计院完成,写字楼由世界顶尖设计团队——美国盖斯勒设计院操刀,后者设计费用约为国内设计团队的4倍。
 
  最重要的是,过去,盖斯勒团队从不涉足中国一线城市以外的区域,兰州威廉项目是例外,截止目前也是唯一的一个。据说,李光文是花了大力气说服对方的。
 
  李光文对建筑设美学有着非同寻常的热情,他认真阅读许多设计类书籍,像建筑系的学生一样做笔记,有好的想法会跟设计师以及下属讨论。
 
  “李总那么忙,还愿意抽时间去学习,我们真的很佩服。”采访中,不止一个公司员工表达了类似想法。
 
  除了合作方,荣光的执行团队亦吸纳了全国各地产界的精英,华淳毅就是在上海荣光的招聘中进入其中的。
 
  他还记得面试的时候,自己带了关于“科技住宅”的ppt,其理念与李光文不谋而合,谈完就立刻签定了协议,后来“科技住宅”的理念全都在威廉小镇的项目中得以践行,建成后的威廉小镇是时下兰州唯一的“绿色科技”住宅。
 
  “但事实上我进来之后才发现,李总关于未来住宅的构想,比我想得深远的多,我既感到意外又觉得庆幸。”华淳毅说,他在地产业十几年,热爱设计,专注质量,还重视营销的老板,这在他过去的从业经历里,绝无仅有。
 
  门要用意大利进口的,价值1万多,而且是双开门,这在整个甘肃是首创;锁为国外定制锁;就连样板间的沙发,李光文看了后不满意,亲自去家具市场挑选配置。
 
  有时候,下属会劝李光文,“反正房子要限价,又不是做豪宅,按标准配置就可以,不要那么高标准。”李光文不听,甚至有些偏执地将质量往极致推进。
 
  采访中,负责该楼盘消防的合作方告诉《楚商》记者:“荣光的项目标准很高,相比其他开发商,他的利润要低很多。”
 
  威廉小镇一期推出后,成为了当地的“日光盘”,这在目前并不属闹市的安宁区来说不多见。待写字楼、商业体全部建成后,这里将会成为整个安宁区的核心商圈,整个威廉项目体系亦将成为兰州新的城市标杆。
 
以梦为马
 
如今,距离写下“戈壁造城”的誓言,已经过去十余载,李光文的每一步都走得扎实稳健,现在,水源村项目的开启,让梦想中的海市蜃楼浮现开来。
 
  该项目位于兰州,占地23000亩,作为兰州代表性的文旅科技城项目,将被打造成一座智慧新城。
 
  这是一场波澜壮阔的造城运动,从规划到落地,一期竣工需要10年,全部建成大概需要近20年。
 
  “兰州缺水和树,但老百姓需要这些,所以,水源村项目我要造出一片绿水葱木。”在李光文的浪漫英雄主义里,人们可以在这座城中,坐船出行,喝咖啡、运动、和孩子玩耍……夜幕覆盖戈壁时,不再只有大漠孤烟直的苍凉,星光和月亮也能温柔每一扇窗,浪漫西北人的心房。
 
  目前的兰州,还没有人作此畅想,更没有人将真金白银投放,李光文是唯一的。他虽为楚商,但甘肃被视为第二故乡,他在这里发迹,在这里将梦想投放。
 
  20年造城漫漫长路,好在,他才41岁,自当有勇气和魄力,跑那当跑的路,打那美好的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