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长”彭小龙:御风搏浪行_楚商网|湖北省楚商联合会
搜索
楚商网
楚商网
楚商网
楚商网
楚商网

战略伙伴

Copyright Reserved 2008 主管:湖北省工商联   主办:湖北省楚商联合会
电话:027-62439612 87898622 传真:027-88607718 E-mail: info@chushang027.com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中北路101号楚商大厦(海山金谷)23楼 邮编:430071

鄂ICP备1401922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武汉

全国各地湖北商会

湖北异地商会

>
>
>
“船长”彭小龙:御风搏浪行

湖北经济

蓝领新职业成天猫双11就业新宠 三万月薪难招湖北手艺人
天猫双11交易额破2684亿元,湖北人最爱护肤品与数码产品
2019中国(武汉)智能与新能源汽车论坛在汉举行
天猫双11启动16小时超去年全天,武汉位列全国TOP10

“船长”彭小龙:御风搏浪行

浏览量

投入积累半生的财富再“创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这个问题,年近半百的彭小龙应该拥有发言权:发迹于两广,用了20年的时间建立起属于自己的铝型材“王国”。坐拥庞大产业的他却功成身退,选择放弃高职位、高知名度和自在的生活,回到1000公里之外的老家县城再创业,打造“华中国际玻铝产业园”。

  对大多数人来说,创业就是痛苦 、犹疑,不断过“坎”的过程。但彭小龙是那种不服输的人,在他每每奋力一跃的背后,我们都会看到极为鲜明的性格特征:敢想、敢闯、敢破、敢立。

  “这次几乎投入了我的全部。”彭小龙对《楚商》记者感慨道。对他而言,建设产业园不仅是一次真正的“All in”,而且与20年前那个决定创业的冲动不同的是,这次他还带着监利县——被称为“玻铝之乡”的小城——所有玻璃、铝材行业从业者的梦想:打造“世界铝都”。

  不过,在他自己看来,这所有的决定与终局,都取决于出发时的原点。

  时间回到久远的监利县龚场镇,乡村小路上行走着一个背着冷饮箱子的男孩,叫卖着冰棒,或是把散装的葵花籽用书纸分别包装成一小包进行兜售……

  这就是少年彭小龙的成长“痕迹”,也是他的原点以及后来能够取得成绩的强大源动力:勤奋,不屈于贫穷,敢叫板现实。

  于是,摆脱贫困造福一方的想法,贯穿了彭小龙的整个创业史,亦构筑起他从买卖型到服务型,再到科技型,不断提升创业起点的商业逻辑。

从某种意义上说,20年来,那些从人到人的因果关联,从企业到企业的犬牙交错,就是解读彭小龙最好的钥匙,也是洞悉他“身归其始”的最佳方式。

 

“一定要回来”

2017年1月24日,农历腊月二十七,首都国际机场。

  在从北京飞往武汉的航班上,还未落座的彭小龙,听到一声“彭总”,转身一看,原来是监利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廖和平,同一排还坐着监利县委书记黄镇和县长黄祥龙。

  在异省他乡见到本地的企业家“红人”,作为彭小龙家乡的领导,黄镇和黄祥龙也是一阵诧异,继而表现出“他乡遇故知”的亲切感。此前,他们见过不少次面,也早已成为老朋友,但这次偶遇,被黄祥龙称为“缘分使然”,也为他说服面前这位监利玻璃、铝材行业“领头雁”回归家乡,提供了更有利的情感说辞。

  在随后的两个小时航程中,除了日常的交流,几个人之间的对话主题直接且明确:如何振兴监利的玻铝产业,以及再次“召唤”彭小龙回归监利扛起振兴玻铝产业的大旗。

  “一定,要回来。”在武汉机场分别时,县委书记黄镇紧紧握着彭小龙的手,眼神中透露着对他回乡的期盼,言语诚恳且坚定。

荆州监利,是全国有名的玻铝之乡,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全县各乡镇共有超过10万人在全国各地从事玻璃、铝材加工行业,占全国市场份额60%以上,成为全国玻璃、铝材产业的主力军。仅在广西,由监利人经营的与玻铝行业相关的门店就达7000家。

彭小龙便是这其中的一员。他起于广东,扎根广西,经过20年的创业打拼,在业内创立并打响了“南桂”等品牌,创办了以广西南桂铝业有限公司(简称南桂铝业)为阵地的铝材“王国”,他成为家乡人眼中名副其实的富豪,也因此被公认为家乡玻璃、铝材行业的领军人物。

这便是故事发生的背景。为了打造监利玻铝品牌,近年来,监利积极引导玻璃、铝材老板回乡创业,号召监利籍玻璃、铝材企业共同努力,建设华中国际玻铝产业园。监利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也不惜路途遥远多次赴各地招商招才。彭小龙是他们瞄准的重点对象之一。

在那次“航班偶遇”过后的第五天,故事迎来了新的一章。

2017年1月29日,农历新年正月初二,黄镇再次联系彭小龙,并亲自登门为企业家拜年。

在彭小龙家里,谈及返乡回归的话题时,年迈的父亲对他说:“你一定要回来,你在外面搞多好,都是别人的,我也不会去看,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你回到家里来发展,无论怎样我都是高兴的。”

在讲述这段很少为外人所知的故事时,彭小龙坦言:“其实,回来的想法一直都有,只不过有些迟疑,但从内心来讲,我还是个很听父亲话的人,迟早是要会回来的。”

相比此前其它园区,只是作为入园的企业之一参与建设,这次,彭小龙做出了决定:回家,扛起监利玻铝产业大旗,并将重心放在湖北,放在监利。

五天后,当所有人都还沉浸在新年的喜庆氛围当中时,彭小龙与监利县政府签约,正式接手华中国际玻铝产业园,亲自挂帅担任项目总指挥,并将集团总部迁回监利。

“我要让监利人相信,彭小龙是有决心回来的!”说到此处,坐在面前的彭小龙提高音量,俨然一位将军在出征前庄严“誓师”。

 

“家”与远方

时间是最诚实的见证者——镜头下的彭小龙,头上的白发比一年前更多了些。

事实上,此前在八桂大地广西,他对外的身份大多数笼罩着“董事长”、“会长”、“书记”等光环:南桂铝业董事长、百色市工商联异地商会党委副书记,百色市工商联副主席,广西湖北商会常务副会长,广西湖北商会建材协会会长,百色湖北商会会长……

那时他在广西生活得很轻松,企业品牌叫得响,市场足够大,自己在行业、在商界都有一定的知名度,而回到监利,摆在面前的问题是,无论是资金、精力,投入要求都非常高。

“产业园未来的不确定性最开始让我感到有很大的压力,而且这次几乎投入了我的全部。”面对《楚商》记者,不善言辞的彭小龙说出了心里话,“但监利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我不能辜负领导和乡亲们的厚望。”

钱与情,彭小龙内心深处最终是一个重情的人——就像当年迈出离开生活了24年的土地那一步起,他的内心五味杂陈。

那还是1994年,为了实现心中的夙愿,他随着百万大军南下广州打工。为了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他每天不辞辛苦,为的就是有一天能过上好日子。无数个夜里,想到远方的家乡和亲人,铮铮男儿泪如雨下。

“我有我的梦想,我也知道我的人生价值在哪里。”表面温顺的彭小龙始终有着一颗不安分的心。三年后,他拿出自已所有的积蓄,毅然辞去高薪的工作,开了一个小小的五金店铺,用自已几年苦心经营落下的人脉,做起了买卖——他走上了创业之路。

纵观其此后20年的创业之路,从最初的五金店铺到后来的门窗配件公司,亦或者是创办的印刷厂、粘胶实业公司,甚至是到广西创办的南桂铝业,他终于实现了从买卖型到服务型,再到科技型创业的“三级跳”。

不过,或许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在2008年金融危机引发了全球性经济危机和衰退的时候,彭小龙名下的很多生意也受到挫折,好在他最终“壮士断腕”,只保留了一家彩印厂和门窗配件销售公司,创业之路重重跌了跟头。

从农村走出去的孩子,家,始终是他心灵栖息最温暖的港湾。那年年底,失落的彭小龙黯黯回家过春节,家人给予他莫大的安慰与鼓励,也正是在家里,他重新振作,决定另找出路。

“当时决定去广西,因为自己在广东接触过铝建材,而且那边有很多做玻璃、铝材行业的老乡。”2009年春节刚过,不服输的彭小龙带着他的一班核心成员进入广西,拓展铝业和建材市场,在东盟南宁市投资成办了一个建筑铝型材门窗加工厂,成立了铝材贸易公司,并先后在柳州、河池、百色等地区建立了铝材销售门市部,将发展的重点转向建筑铝材领域。

在建立销售网络的过程中,彭小龙发现在广西的铝材、玻璃建材销售商中,湖北商人达70%以上,于是他又萌生了将这些湖北籍建材商们组织起来,团结携手共进的想法——他一向喜欢“把事情做大”。

“我比较喜欢把大家团结起来。”作为广西湖北商会常务副会长,广西湖北商会建材协会会长的彭小龙“倡议”:“哪怕只买一颗螺丝,都优先从老乡手里拿货。”

凭借着敢想敢做、励精图治的经商头脑,他逐步建立起自己的铝型材“王国”,并保持了产品的领先地位,甚至一度借助“一带一路”的红利,走向国外市场。

彭小龙的成功,似乎证实着一个结论:真正成功的人,从来都是外圆内方,厚积薄发。或许也可以把他的成功理解为能者多福,只要把自己变成“贵人”,就能不断遇上贵人。

 

答案

2018年7月17日,监利县集中签约24个招商引资工业项目,其中,华中国际玻铝产业园再添9个项目。至此,在南桂集团接手产业园后,累计签约入驻企业达63家。

在彭小龙的带领下,短短一年多时间取得如此成绩,华中玻铝产业园何以有如此大的吸引力?答案就在园区的高标准设备和创新的环保管理模式。

2017年3月18号,在沉寂了多年的玻铝产业园内,由南桂集团投资的生态铝加工基地奠基仪式隆重举行。生态铝加工基地占地约180亩,主要建设铝型材表面处理及污水处理项目——这也是湖北首个生态环保统一管理的现代化铝产业示范基地。

  彭小龙介绍,以往的铝加工企业,从土建到投产,整个全产业做下来,建设周期要两年以上,光环保项目就需近3000万元,既增加企业成本且不利于政府环保监管。最核心的氧化处理环节,往往因产量跟不上而无法配套,出现“大马拉小车”的尴尬局面,导致经营亏损。

  “在环保要求日益严格的新时代,如何既压低成本,又保证符合环保要求,是我思考的问题,产业园绝不能家家排污,户户冒烟。”彭小龙坚定道。

  为此,南桂集团摸索建立了一套具有生态铝加工特色的环保管理模式,并在项目一期投资10亿元建设国际最顶尖的全自动立式氧化生产线、立式喷涂生产线,木纹转印生产线,配套建设最先进的污水处理厂及标准挤压厂房。

  “这里是整个园区的核心。”彭小龙介绍,进驻园区的所有的铝业企业,其污水处理和铝材表面处理全部集中到此处,入园企业无需花巨资投氧化,无需在报批、建设、办证、环保等事项上耗精力,可花最短的时间以轻资产进入园区,“这样一来,企业既节约成本又能保证环保。”

  这个“核心区”规划建立起单条成本8000万的铝材表面处理线三条,《楚商》记者在生态铝基地看到,处理线正在加紧施工当中,全部完工后,将会保证全园区所有铝企业的表面加工处理,企业的废水、废气及废物处理,确保各项指标达标。此外,产业园还专门成立了质检环保处,在做大做强的同时,毫不松懈地加强节能减排和生态环保工作。

  另一方面,针对入园的企业,园区要求所有企业用地不能超过70亩。“按照园区模式发展规律,70亩地完全可以产生5亿的产值,园区已经提供了铝材表面处理和氧化生产设备,再加上政府招商引资政策,能够最大限度地节约土地,入园企业还可以租赁厂房,‘拎包入驻’,大大的为企业节省投资成本。”彭小龙说。

这样做的另一大好处是,中小型铝型材加工企业集中到产业园,也能解决铝型材加工企业规模过小、生产工艺水平低所带来的产品成本、产品质量、能耗排放、环保生产等方面的问题,从而实现华中玻铝产业园生态化、可持续发展。

小投入——大产出、轻资产——高效益,这种新的发展方式吸引力各地的铝业加工制造企业:有的是走出去的从事玻铝行业的监利人,也有附近天门、洪湖等地的企业,还有广东、广西,甚至泰国的企业过来投资建厂。

“看到越来越多的企业愿意回来,我还是很欣慰的。”彭小龙坦言,“我没想到有这么好的效果,现在更有底气了。”

 

造船者

在监利县经济开发区的鼎力支持下,目前,华中国际玻铝产业园区首期供地3000亩已经实现了项目满园,二期新增3000亩,远景规划1万亩,未来三到五年内,将玻铝产业园打造为万亩生态铝基地,实现千亿产值,税收超百亿。

“我把蓝图绘好了,计划也在实施,产业园就像是一艘‘船’,我这个‘船长’现在很踏实。”2018年初,在产业园内,看着一幢幢建起的厂房,彭小龙用如此的比喻向县委书记黄镇汇报工作。

自2017年彭小龙正式接手产业园以来,大投入、大建设,为园区带来显而易见的变化,签约入驻的企业中,落地的已有近50家企业。今年,华中玻铝产业园计划启动建设集研发中心、展示中心、服务接待中心于一体的综合楼。另外,投资建设市场交易中心,为客户提供一站式购物体验;而以后,园区会覆盖产业链上的所有环节。

“2017年抓建设,2018年抓投产,2019年开始抓税收。”彭小龙透露,今年9月份,园区将会举行盛大的集体投产仪式,“2018年,园区要确保30家企业投产。”

  雷厉风行的速度诠释着建设好华中国际玻铝产业园的决心。这个决心还体现在,为了更好地发动监利玻铝人回归创业,吸引玻铝行业龙头企业加入产业园,监利县也积极打出“返乡招商牌”,不断吸收壮大玻铝从业队伍。

  2018年2月18日,大年初三,在监利县第七届玻铝企业家团拜会期间,该县成立了湖北监利(荆楚)玻铝协会,县长黄祥龙亲自给玻铝协会授牌,彭小龙被推选为玻铝协会会长。

  彭小龙回忆,监利县主管工业经济的县委常委廖和平曾对他说,“你是监利人,玻铝产业园是你提出来的,你也一直在呼吁,你回来也可以把家乡外出从事行业的人带回来。”

  在他看来,监利玻铝在外人数众多,回家乡创办实业的老板要挑起这个重任,把监利玻铝协会成立起来,让所有监利玻铝人有一个温暖的“家”。

  因此,按照彭小龙的思路,协会成立后,要争取把全国各地的“监利玻铝军”联系起来,形成一个庞大的网络,真正推动监利玻铝的快速发展。

  就像他一直相信团结的力量,彭小龙尤其看好协会等社会组织,也包括玻铝协会。

  “从眼前产业园的发展形势及遇到的问题来讲,产业园只是一个发展平台,但真正能协调问题的是协会,成立协会后企业融资、行业信息都可以起到资源共享。”他肯定道,“特别是在企业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和困难,以协会的名义向政府汇报,可以有力的求助政府帮忙解决。”

  不过,对于华中国际玻铝产业园项目来说,企业解决问题和困难的方式似乎更直接。

  采访当天,在产业园项目指挥部,廖和平还在就产业园的建设情况与大家讨论,听取意见——这是监利县委县政府之于产业园的工作常态。“书记、县长每周要至少都会来一次。”彭小龙说。

  他至今还仍然记得当初跟黄镇说的那个比喻的后半句:

  “‘船长’上了船,‘鼓手’、‘船员’各就各位,也越来越多,大家一起合力把船往前划,不用担心这艘船不起航。”

  现在看来,在过去漫长的创业岁月中,彭小龙的用力奔跑与内心向往,似乎在现实中得到足够匹配的回报,而这次的“All in”,更像是他对自己发起了又一次挑战。如果有一天,彭小龙终于对岁月完成了一次漂亮的奔袭,这何尝不是对他所做取舍的美好馈赠?

记者手记

彭小龙:“船长”面孔之外

再次见到彭小龙时,有点儿不敢相信是眼前这个男人——即使知道要接受采访自己提前打扮了一番,但穿着打扮上仍然掩饰不住一个男人的随性,最主要是头发的确花白了许多。

第一次见到他时,是在2018年年初的首届楚商交易大会开幕式上,他与湖北省楚商联合会会长陈东升及执行会长刘宝林、阎志等领导嘉宾共同为开幕式剪彩。那时他一身正装,更像是一位“董事长”的形象。

“现在每天都在工地上跑,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笑道。

采访之前,负责对接的同事提醒,彭小龙话不多,在交谈过程中,彭小龙反常地表现出十分健谈的一面。他虽然也并不愿再过多地去谈论自己的过往,但在座的人都知道,如果将其之前的经历拍成一部电影,那注定该是个好故事。

这个故事中,彭小龙是企业家、是公益人士,也是丈夫,是父亲,也是儿子——不同的角色转换之间,共同勾勒出一幅饱满的人物肖像。

回看其整个创业的过程,或许是由于从小就机敏,彭小龙在过去的20多年时间里,表现出一名创业者应有的眼光与洞察力。

今年年初,作为广西第一家冠名高铁的企业,南桂铝业集团冠名的高铁,在南宁东站隆重举行首发仪式。当天,集团同时还投放116条线路的高铁电视,影响人群1.2亿人次,覆盖全国17个省78个主要城市……

彭小龙坦言,此次冠名是基于对中国高铁快速、持续发展的充分信心,因而选择冠名高铁作为企业品牌传播推广的一种新颖方式。

事实上,为了快速提升“南桂铝业”铝材知名度,南桂铝业集团与央视网等主流媒体合作推广,并为企业聘请了歌星做代言人,在云南,贵州高速公路竖立了大量广告牌做宣传。

“做企业考虑得很远,特别是做实业,没有品牌走不远。”彭小龙说。

近年来,南桂铝业确定了坚持从创立品牌、实现名牌战略和品牌国际化的经营战略,并以最先进的设备,技术的创新脱颖而出,受到各界的关注——他也成了乡亲们眼中名副其实的成功人士。

饮水当思源。功成回归,被彭小龙视为一种责任:既要助力监利经济的发展,同时也要助力家乡的建设。在当地人的印象中,彭小龙每年都会拿出一定的善款反哺家乡,投入在家乡的建设和对贫困家庭的帮助上。

在采访中,彭小龙讲述了一个记忆颇深的小故事:

2011年大年初三,彭小龙在外接到电话,有人送锦旗到家里了。当时,邻镇王庙村敲锣打鼓在村书记带领下,与孩子家人一起把一面“大爱无疆,情系老乡”的锦旗送到了彭小龙家里,来感谢彭小龙对孩子的救命之恩。

诚然,彭小龙为家乡所做的事情远不止如此。

为了使村里的孩子都有学上、有书读,他又筹集捐资修建小学;为解决村民出行难的问题,他筹资用于家乡修桥、修路;他回家乡参加“光明行”捐款活动,使多名老人重见光明;为了让敬老院的老人安度晚年,在大年除夕之夜,他又组织人员到敬老院进行慰问,并给敬老院的每一位老人都送上了慰问金……

捐赠的资金不多但情义浓。在谈到这些内容时,彭小龙并没有刻意地去详细讲述每个故事,他似乎也早已记不清捐了多少钱,在他看来,“只要我能帮上忙的,我都会尽我所能地帮助一下。”

然而,令彭小龙不能释怀的是,多年为事业打拼,自己对父母,对妻儿有着深深的亏欠,“以前太在乎事业了,陪伴他们的时间很少。”

2018年3月9日,农历正月廿二,彭小龙的父亲与世长辞。之后不久,彭小龙写了一篇近6000字的文章缅怀父亲,回忆关于父亲的点滴。

在文末,他这样写下一句话:“子欲养而亲不待,送别父亲,才深深体会到这句话的痛。人生苦短,亲情珍贵,在创造财富和享受生活的人生旅途,尽孝是最不能等待的一件事。”

他至今仍然清楚地记得,回到家乡后,在工业园的那些日子,他基本和父亲在一起,甚至别人请吃饭他都会带着父亲,偶尔一两天没有陪父亲去吃早餐,早餐店的老板就知道他是出差了。

“在这段美好的时光中,我经常与父亲聊家常,聊父亲年轻时的往事,聊先辈的故事,了解我们家族的传承,也真正知道了自己从哪里来。”他回忆。

父亲对彭小龙的影响颇深,以至于作为孩子父亲的他,也希望继续传承优良传统,经常与孩子们讲祖父辈、父辈的故事,讲红军的故事。

好在,孩子们很听话,也很争气。在广西,彭小龙23岁的儿子,正管理着一个300多人的工厂——这大概是值得他骄傲与欣慰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