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东升:六十归来仍少年_楚商网|湖北省楚商联合会
搜索
楚商网
楚商网
楚商网
楚商网
楚商网

战略伙伴

Copyright Reserved 2008 主管:湖北省工商联   主办:湖北省楚商联合会
电话:027-62439612 87898622 传真:027-88607718 E-mail: info@chushang027.com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中北路101号楚商大厦(海山金谷)23楼 邮编:430071

鄂ICP备1401922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武汉

全国各地湖北商会

湖北异地商会

>
>
>
陈东升:六十归来仍少年

湖北经济

“幼儿园教育装备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研讨会”在武汉召开
什么是武汉?这是个适合横屏观看的城市 太美了!
武汉离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又近一步
买菜就像点外卖,全国首个“智慧菜场”现身武汉

陈东升:六十归来仍少年

浏览量

    在武汉大学珞珈山顶,至今都留有陈东升在1983年毕业时,在一块石头上刻下的“始”字。那时候一个青须少年即将离开学校,以这个字激励自己即将展开的崭新人生,立志“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为此,他还特地坐大巴赶回天门老家,寻到一位老石匠学艺。时隔多年,回忆起当时热血翻涌又充满仪式感的刻字,陈东升自我调侃道:“百年名校,近50万学子,到今天只有一个人在山上神经病似的刻了这么大一个字。”

  而也就是这个少年,将这个“始”字贯穿了自己以后的人生——在仕途正劲之际毅然下海,再次开始在另一个领域的搏击,并先后创办了中国本土最大的拍卖公司——嘉德拍卖行,管理总资产超万亿元的保险公司——泰康人寿,网络覆盖全国两千多个城市和地区的快递公司——宅急送。

  生于1957年的他,而今已经年至60岁。在中国古语之中,60岁又被称为“花甲”或者“耳顺”,听起来颇有些渐至暮年,顺遂而行的意味。而陈东升则又开始了一场踌躇满志——宣布将举千亿进军养老产业,打造“保险+医养”的新型医疗养老服务体系,开启中国的“养老革命”。

  “我把过去的60年丢到一个盒子封存起来。从今天开始我就是零岁,人生开启了一个新的征程。我新的人生只有一个目标,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用市场经济的方式方法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在2017年初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之上,陈东升说,“此时我只有一个愿望,让每一个人都能富足而退,优雅老去。”

他把这句话重复了数次,停顿之处,嘴唇轻抿,目光炯然,仿佛又回到那个夏天,在珞珈山顶冒着暑气和蚊虫一锤一凿刻下“始”字的少年。

 

武大往事

在陈东升的相册之中,有多张跟恩师董辅礽的合照。

一张是毕业之际,身着一袭博士袍站在老师身旁,一脸谦恭与踌躇满志;一张已有些建树,陪同恩师造访宁波老家,在其母旧居“赵姓己墙”前留下珍贵合影。

两道浓眉,一头银发的的董辅礽是国内经济学界泰斗之一,与刘国光、吴敬琏和厉以宁并称“京城四老”。除陈东升之外,毛振华、田源等人均是董氏门生。

1979年,改革开放的第二年,陈东升敏锐意识到其中国家经济建设即将巨浪掀起的信号,他决定报考武汉大学政治经济系,并被顺利录取,开启了自己命运轨迹的第一道转折。

著名学者林语堂曾说:“理想的大学应是一班不凡人格的吃饭所,这里碰见一位牛顿,那里碰见一个佛罗特,东屋住着一位罗素,西屋住着一位拉斯基。”

彼时的武汉大学,云集了刘道玉、董辅礽、吴纪先、谭崇台、刘涤源、李崇准和傅殷才等人,开放包容,百家争鸣。

这些在各自领域都自成一派、功至大家的教授们,对于求知若渴的陈东升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珠玉遍地、任人拾遗的宝库。大学时期的周末,别的同学或游玩或恋爱,陈东升则跑去各个教授家登门求教。他笑言,武大各个教授的家门被自己“敲了个遍”。

这些有着哈佛、耶鲁等世界名校留学经历的教授们对世界、对国家、对经济的开阔眼光,极大的震撼了刚年满20的陈东升。

“我经常讲我是崇洋派,但崇洋不媚外。” 多年之后,陈东升评价武大求学经历对自己的影响时说,“学习西方先进的东西,来建设、改造自己的国家和社会,这也是一种知识分子的士大夫精神。”

 

92派”下海

武大毕业之后,陈东升进入外经贸部国际贸易研究所发达国家研究室做研究,后又成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下辖的《管理世界》杂志社副总编辑,享受副局级待遇。

人至中年,仕途平顺,后半生的轨迹似乎如同杯盏之中的茶叶,既舒展自如,又清晰可见。

而陈东升选择了“下海”翻腾,成为市场经济浪潮的最早冲浪者之一。1992年年初,邓小平一番“南巡讲话”石破天惊;年底十四大召开,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国务院随后发布的《股份有限公司规范意见》和《有限责任公司规范意见》,正式开启了中国现代企业制度。

体制钢板的缝隙甫一裂开,那些被束缚多年的企业梦想如同翻涌在地壳之下的岩浆,喷薄而出。据《中华工商时报》的统计数据,1992年全国至少有10万党政干部下海经商。他们中的佼佼者,后来被成为“92”派,陈东升是其中的领军人物。

作为其中的一员,陈东升自归为92派”企业家。与“84派”的草莽气息不同,“92派”大多为当时政府机构、科研院所的知识分子,他们的辞职下海,既有大时代洪流的推动,也有着几分振兴经济的家国情怀。受个人经历的影响,与追寻财富的传统商人相比,他们有更强劲与明确的推动改革的动力,也多从大格局切入,创造诸多影响中国未来经济走向的行业。

首次创业,陈东升选择了拍卖行业。此时的中国,文物市场充满江湖之气,通过文物商店和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内部定价,“逢年过节还能打个折”。

草创之初,陈东升以世界级拍卖行苏富比为鉴,甚至扛着摄像机偷偷到现场拍摄计分牌和拍卖师,连预展时用的玻璃罩子几公分厚等细节,都认真抄录。

1993年5月,“中国嘉德国际文化珍品拍卖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在那张充满年代感的签字仪式照片之中,陈东升穿着浅色西装,戴着着眼镜站在左侧。自此,嘉德成为第一家个全国性的股份制拍卖公司,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中国”字头的拍卖公司。在行业蛮荒之间,大到制度建立和行业规则,小到一个表格、一份单据,嘉德创造了无数宏观和微观的第一。

1993年5月成立开始筹备,到19943月首拍,期间嘉德几乎“烧了一整年的钱”——租下了长城饭店4间房,一天房费85美元,加上20美元的服务费,一天105美元,四间400多美元,还不算人员工资。直到首拍之日,着青衫长袍的拍卖师徐邦达敲响第一槌,总成交额达1400万元,嘉德一锤而响。

2016年7月,陈东升创办的泰康人寿以16.25亿人民币控股13.52%,成为苏富比单一最大股东。从模仿者到并肩者,被彭博新闻称为“一个中国企业家不忘初心的圆梦行动。”

 

“弄潮”养老

几乎与嘉德拍卖同时,陈东升在快递市场也开启了创业篇章,1994年,他和弟弟陈平联手创立宅急送。作为中国最早物流和快递企业之一,宅急送一度十分辉煌,巅峰期曾有意收购顺丰。

90年代中期这段时间,陈东升的创业热情就像浪潮般,一浪高过一浪。仅仅是在创立宅急送后的两年,陈东升正式涉足保险业,于1996年创立泰康保险。

此时的陈东升已经有了清晰的创业思路,提出“要利用计划经济的余威,抢占市场经济的滩头”,嘉德是这样的路子,泰康亦是。

在日本考察之时,陈东升发现东京最大的广告牌、最高的摩天大厦都属于保险公司,就连激发他创办嘉德拍卖的触点事件之一——1987年,梵高名作《向日葵》在英国佳士得拍卖行卖出2250英镑(约4000万美元)的天价,拍得者正式日本安田水上火宅保险公司。

在经过四年漫长的批筹,陈东升终于成功进入保险业,于1996年创立泰康人寿,取意“国泰民康”。

在保险领域,陈东升的创新思维与稳健步伐,又助他行至更远。在当时的寿险行业之内,泰康第一个推出“新单100%电话回访”、“一张保单保全家”,第一个成功发行“保险行业次级债券”。在互联网浪潮席卷而至之时,泰康致力寿险产品的碎片化、场景化,与携程合作启动航空意外险,与淘宝联合推出针对卖家的乐业险;积极开发“泰康在线”APP,开辟财险、寿险、理财产品,还有健康治疗、门诊挂号、膳食评估等服务。截止20161031日,泰康资产管理总资产规模超万亿元。

2007年,依托泰康人寿这艘巨舰,陈东升又开启了在养老社区、医疗健康产业的征伐;2009年,泰康人寿获得中国保监会批准,成为第一个用保险资金投资医疗养老的试点。

当时,陈东升带领团队在全球范围内,考察了至少20多个养老社区,最终选择将美国大型养老社区CCRC模式引入国内。

谈及那次在美国的考察之旅,他印象深刻,在那里,老年人学瑜伽、练芭蕾,过着有活力、有尊严的生活,对生命充满热爱。这让陈东升很感动,很兴奋,也更加坚定他做“医养”的决心。

“改变中国老年人对生命的态度”成为陈东升成立养老社区之初衷。经历10年蓄势,目前医养与保险、资管一起,并列成为泰康的三大核心业务,实现“从摇篮到天堂”的闭环。作为医养战略的重要载体,泰康之家已在北京、上海、广州、三亚、苏州、成都、武汉、杭州等8个城市落棋,投资额约200亿元,占保险业总投资的1/3

其中,北京的燕园、上海的申园已相继建成并投入运营。广州的粤园、武汉的楚园,海南的琼园等泰康养老社区业相继布局……中国最大的全功能、大规模、高品质候鸟连锁养老社区链条雏形渐成。

 

不忘初心

2016年除夕,陈东升是在北京昌平的泰康之家首个大型养老社区燕园过的。据说当晚,入住居民有一多半没有回家过年,而是选择在燕园吃年夜饭。

这让陈东升颇为感慨,因为触动他做养老社区,正是源于多年之前的一场家族婚宴,他注意到操持半生的老人们的落寞。他自问,所有的人都会老去,但老人就只能孤独沉闷的过完余生吗?

陈东升将自己理想中养老社区定义为“温馨的家”、“开放的大学”、“优雅的社交会所”、“高级医疗保健中心”、“独立自主的精神家园”。他希望,就此改变中国老年人对生命的态度,对生命质量的追求,让他们可以“富足而退、优雅一生”。

对此,他强调,养老社区之中硬件设施和医护能力,二者不可或缺。对于老年人来说,高质量的晚年生活,“养”与“医”密不可分。

在这一理念之下,从2012年开始,陈东升加大了对医护方面的投入。2015年,泰康投资了南京仙林鼓楼医院;2016年,联手同济医院在武汉启动泰康同济(武汉)医院建设;目前,泰康还是中国最大的民营妇女儿童医院和美医疗第二大股东。

在全国8大城市建立的养老社区之中,泰康计划建立高端医疗健康护理中心,配套连锁康复与老年病医疗机构,围绕高龄人群的需求,重点提供急病诊疗、慢病管理、专业康复、健康促进等医疗健康服务。

“当然,不是把医院跟养老社区建在一起就叫医养融合。”陈东升解释,医养融合需要把医生从单纯的专科医生向全科,尤其是针对老年人的全科医生进行转变。同时,要把医院的医疗模式从以看病治疗为主,变成以长期跟踪、主动维护为主的闭环整合型医疗保健模式。

他透露,按照规划,未来10年泰康人寿在每个核心城市都要有一家三甲医院,按照目前南京仙林鼓楼医院总投资规模50亿来计算,要实现这一目标,投入可能高达千亿元。

加速与全力进军之下,陈东升也表示,大型的养老社区是一个重资产、长周期、非高回报的领域。由于重资产等的特性,大健康、大养老是具有分散性特征的产业,任何一家企业都不太可能集中投入和持有,因此不太可能产生像互联网式的“巨无霸”。

但从最初的创业者,到企业家,再到现在的商业领袖,他所追逐的,早已不是这些了。

在粤园的开业仪式上,一群年至八九十的老人们一起高唱《年轻的朋友来相会》:

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

荡起小船儿,暖风轻轻吹,

花儿香,鸟儿鸣,春光惹人醉,

欢歌笑语绕着彩云飞。

啊,亲爱的朋友们,

美妙的春光属于谁?

此时的陈东升,眼里闪烁着泪花,他略显激动地说:“刚才我注意到叔叔阿姨看我的目光,充满了尊重,充满了感激,作为企业家还需要什么?不需要了,那种目光足够让我一辈子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