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这是描述信息
申简通律师
申简通律师
申简通律师
搜索
搜索
bei
bei

新闻资讯

NEWS

资讯分类

资讯详情

湖北惊现农民网红工厂:主播月入过万赶超上海白领

【概要描述】       至少在半年前,文叔还不习惯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   在庄稼地或茶园里,他把日常农活演示给城里人,佐以自己的生活智慧和山里见闻,尽管他与围观者只是通过一块手机屏幕交流,但这种站在舞台中央的“不自在”,直到几个月前才逐渐淡去。   51岁的文叔是一名地道的农民。4月初,他和一起结束培训的数十个同乡进驻淘宝直播,他们有着同样的身份——农民网红。   “像文叔这样的农民网红,在利川已经培训了1022个。”利川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策划总监宸宇说,这些主播的使命,是通过直播带动利川当地农产品上行。   随着主播成为电商缔造的新兴就业群体,越来越多的草根素人涌进直播间。在淘宝直播,超过10万主播活跃在屏幕另一端,带动商业增长的同时,为家乡代言。   相比“淘宝直播一姐”薇娅、“口红一哥”李佳琦,在团队化运作的直播行当里,农民主播是松散与芜杂的存在,直到“村播”计划进了山。        发掘村红(小)   尽管喜欢看短视频,但在去年8月之前,文叔还不曾想过自己也能做一名农民网红,直到偶然认识了利群。   去年3月,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在利川落地,考虑到短视频在当地氛围浓厚,电商产业园决定孵化本地网红主播,做短视频培训的利群被邀请做为主播培训导师。   “文叔是典型的农家大叔形象,在镜头前丝毫不怯场,这是做主播的基本条件。”   利群说,传统印象里短视频直播是城市年轻人和电商从业者的专属工具,但无论在城市还是农村,直播门槛人人平等,“只要敢于真实表达,内容吸引人,都会有自己的粉丝群体。”   想让农民在镜头前勇于表达不容易。相比城市年轻人,大山里的农民大多腼腆,乡野生活养成的松弛,在屏幕前却变得无所适从,培训课上,有的学员看到屏幕里的自己,准备好的词也忘了。   “只能反复鼓励,让他们知道自己一点也不差。”利群说,农村题材在直播领域很受欢迎,村里人对田间地头的劳作和习俗也再熟悉不过,可真要在屏幕前展示自己,多少还会有些羞涩。   为了培养学员们的自信,工作人员会在前期扮演粉丝,不光为学员制作的短视频点赞,还会进直播间和学员互动。        每周一爆款月入超万元(小)   文叔真名叫黄文胜,开过工程车、做过小生意,北上广深打工多年后又回到利川。在大山里,文叔和同事们有固定的工作时间,除了外拍时下乡,其他时候要在电商产业园网红工作室“坐班”,策划内容、撰写文案,每天早九晚六,每周上传3-5条视频。   前不久,为了保证内容效果,产业园提出了浏览量、点赞量等考核标准,但对于农民主播们,在庄稼地里完成这个要求并不难。   统计数据显示,3月份,几乎每位主播都有浏览量过千万的爆款,文叔一个月生产了四条,最高一条浏览量超过3000万。对于如何制造爆款,文叔有自己的一套经验,“田间地头的内容比较接地气,但光接地气还不够,还要把庄稼地里的智慧讲给网友听。”   近百名签约的农民主播里,擅长制造爆款的不只文叔,他们过着县城的节奏,挣着城里的工资。宸宇说,首批签约主播中,有些人的月薪已经超过万元,平均月收入也超过了7000元,和2018年上海职工月均工资相差无几。   即使在主播群体里,这些农民主播的收入也处在金字塔的上半部。网红直播垂直媒体今日网红发布的《中国网络主播生态调查报告》显示,在淘宝直播外众多短视频直播平台里,近半主播月收入不足5000元,17%的主播月收入在5000到10000元之间,收入超过30000元的主播只占13%。        “村播”落地,人人都有麦克风(小)   做主播之前,他们是农民、进城务工者、个体商贩或电商创业人员,直到接触直播才发现,线下被很多人忽视的乡村图景,搬到线上却成了流量担当。利群说,培养农民网红不仅是唤醒他们对个人价值的重新认知,更是借助阿里巴巴“村播”计划,利用直播平台带动利川农产品走出大山。   不完全统计,过去三年间,活跃在阿里巴巴经济体助农平台上的主播超过10万人。以淘宝直播为代表,直播扶贫鲜活、直接、高效。镜头前四小时卖出上千万元农产品,600秒助销300万斤大米。都是小主播的大能量。   2018年,淘宝直播举行了超过15万场农产品直播,超过4亿人次在线收看,帮助49亿件农产品从田间地头进入城市家庭。直播已经成了阿里巴巴电商脱贫的重要举措之一。   阿里巴巴计划,未来将在100个县培育1000名月入过万的农民主播,湖北利川成为“村播”计划落地的首个网红县。阿里巴巴大农业发展部总经理黄爱珠说,通过为贫困县培养自己的农民主播,实现农产品电商直播的自运营,帮扶当地建立电商直播运营团队,将实现可持续的电商脱贫。   4月2日,在利川市毛坝镇茶园里,一场采茶直播刚刚开启5分钟,数百位网友就涌进了文叔的直播间。手机屏幕前,文叔讲茶道、唱山歌,亲手炒制茶叶满足网友对利川红茶的好奇。尽管下单者寥寥,但丝毫没影响文叔和粉丝互动的好心情。   偶尔,利群会用当红口红一哥李佳琦鼓励学员,在他眼里,农产品的买家要远高于口红消费群体,而如何把好货推荐给合适的粉丝,山里人最清楚,农民大叔、留守妇女,也有做“洋芋一哥”、“采茶一姐”的机会。   

湖北惊现农民网红工厂:主播月入过万赶超上海白领

【概要描述】  



 

  至少在半年前,文叔还不习惯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

  在庄稼地或茶园里,他把日常农活演示给城里人,佐以自己的生活智慧和山里见闻,尽管他与围观者只是通过一块手机屏幕交流,但这种站在舞台中央的“不自在”,直到几个月前才逐渐淡去。

  51岁的文叔是一名地道的农民。4月初,他和一起结束培训的数十个同乡进驻淘宝直播,他们有着同样的身份——农民网红。

  “像文叔这样的农民网红,在利川已经培训了1022个。”利川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策划总监宸宇说,这些主播的使命,是通过直播带动利川当地农产品上行。

  随着主播成为电商缔造的新兴就业群体,越来越多的草根素人涌进直播间。在淘宝直播,超过10万主播活跃在屏幕另一端,带动商业增长的同时,为家乡代言。

  相比“淘宝直播一姐”薇娅、“口红一哥”李佳琦,在团队化运作的直播行当里,农民主播是松散与芜杂的存在,直到“村播”计划进了山。

  



 

  发掘村红(小)

  尽管喜欢看短视频,但在去年8月之前,文叔还不曾想过自己也能做一名农民网红,直到偶然认识了利群。

  去年3月,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在利川落地,考虑到短视频在当地氛围浓厚,电商产业园决定孵化本地网红主播,做短视频培训的利群被邀请做为主播培训导师。

  “文叔是典型的农家大叔形象,在镜头前丝毫不怯场,这是做主播的基本条件。”

  利群说,传统印象里短视频直播是城市年轻人和电商从业者的专属工具,但无论在城市还是农村,直播门槛人人平等,“只要敢于真实表达,内容吸引人,都会有自己的粉丝群体。”

  想让农民在镜头前勇于表达不容易。相比城市年轻人,大山里的农民大多腼腆,乡野生活养成的松弛,在屏幕前却变得无所适从,培训课上,有的学员看到屏幕里的自己,准备好的词也忘了。

  “只能反复鼓励,让他们知道自己一点也不差。”利群说,农村题材在直播领域很受欢迎,村里人对田间地头的劳作和习俗也再熟悉不过,可真要在屏幕前展示自己,多少还会有些羞涩。

  为了培养学员们的自信,工作人员会在前期扮演粉丝,不光为学员制作的短视频点赞,还会进直播间和学员互动。

  



 

  每周一爆款月入超万元(小)

  文叔真名叫黄文胜,开过工程车、做过小生意,北上广深打工多年后又回到利川。在大山里,文叔和同事们有固定的工作时间,除了外拍时下乡,其他时候要在电商产业园网红工作室“坐班”,策划内容、撰写文案,每天早九晚六,每周上传3-5条视频。

  前不久,为了保证内容效果,产业园提出了浏览量、点赞量等考核标准,但对于农民主播们,在庄稼地里完成这个要求并不难。

  统计数据显示,3月份,几乎每位主播都有浏览量过千万的爆款,文叔一个月生产了四条,最高一条浏览量超过3000万。对于如何制造爆款,文叔有自己的一套经验,“田间地头的内容比较接地气,但光接地气还不够,还要把庄稼地里的智慧讲给网友听。”

  近百名签约的农民主播里,擅长制造爆款的不只文叔,他们过着县城的节奏,挣着城里的工资。宸宇说,首批签约主播中,有些人的月薪已经超过万元,平均月收入也超过了7000元,和2018年上海职工月均工资相差无几。

  即使在主播群体里,这些农民主播的收入也处在金字塔的上半部。网红直播垂直媒体今日网红发布的《中国网络主播生态调查报告》显示,在淘宝直播外众多短视频直播平台里,近半主播月收入不足5000元,17%的主播月收入在5000到10000元之间,收入超过30000元的主播只占13%。

  



 

  “村播”落地,人人都有麦克风(小)

  做主播之前,他们是农民、进城务工者、个体商贩或电商创业人员,直到接触直播才发现,线下被很多人忽视的乡村图景,搬到线上却成了流量担当。利群说,培养农民网红不仅是唤醒他们对个人价值的重新认知,更是借助阿里巴巴“村播”计划,利用直播平台带动利川农产品走出大山。

  不完全统计,过去三年间,活跃在阿里巴巴经济体助农平台上的主播超过10万人。以淘宝直播为代表,直播扶贫鲜活、直接、高效。镜头前四小时卖出上千万元农产品,600秒助销300万斤大米。都是小主播的大能量。

  2018年,淘宝直播举行了超过15万场农产品直播,超过4亿人次在线收看,帮助49亿件农产品从田间地头进入城市家庭。直播已经成了阿里巴巴电商脱贫的重要举措之一。

  阿里巴巴计划,未来将在100个县培育1000名月入过万的农民主播,湖北利川成为“村播”计划落地的首个网红县。阿里巴巴大农业发展部总经理黄爱珠说,通过为贫困县培养自己的农民主播,实现农产品电商直播的自运营,帮扶当地建立电商直播运营团队,将实现可持续的电商脱贫。

  4月2日,在利川市毛坝镇茶园里,一场采茶直播刚刚开启5分钟,数百位网友就涌进了文叔的直播间。手机屏幕前,文叔讲茶道、唱山歌,亲手炒制茶叶满足网友对利川红茶的好奇。尽管下单者寥寥,但丝毫没影响文叔和粉丝互动的好心情。

  偶尔,利群会用当红口红一哥李佳琦鼓励学员,在他眼里,农产品的买家要远高于口红消费群体,而如何把好货推荐给合适的粉丝,山里人最清楚,农民大叔、留守妇女,也有做“洋芋一哥”、“采茶一姐”的机会。

  


详情

  

 

  至少在半年前,文叔还不习惯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

  在庄稼地或茶园里,他把日常农活演示给城里人,佐以自己的生活智慧和山里见闻,尽管他与围观者只是通过一块手机屏幕交流,但这种站在舞台中央的“不自在”,直到几个月前才逐渐淡去。

  51岁的文叔是一名地道的农民。4月初,他和一起结束培训的数十个同乡进驻淘宝直播,他们有着同样的身份——农民网红。

  “像文叔这样的农民网红,在利川已经培训了1022个。”利川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策划总监宸宇说,这些主播的使命,是通过直播带动利川当地农产品上行。

  随着主播成为电商缔造的新兴就业群体,越来越多的草根素人涌进直播间。在淘宝直播,超过10万主播活跃在屏幕另一端,带动商业增长的同时,为家乡代言。

  相比“淘宝直播一姐”薇娅、“口红一哥”李佳琦,在团队化运作的直播行当里,农民主播是松散与芜杂的存在,直到“村播”计划进了山。

  

 

  发掘村红(小)

  尽管喜欢看短视频,但在去年8月之前,文叔还不曾想过自己也能做一名农民网红,直到偶然认识了利群。

  去年3月,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在利川落地,考虑到短视频在当地氛围浓厚,电商产业园决定孵化本地网红主播,做短视频培训的利群被邀请做为主播培训导师。

  “文叔是典型的农家大叔形象,在镜头前丝毫不怯场,这是做主播的基本条件。”

  利群说,传统印象里短视频直播是城市年轻人和电商从业者的专属工具,但无论在城市还是农村,直播门槛人人平等,“只要敢于真实表达,内容吸引人,都会有自己的粉丝群体。”

  想让农民在镜头前勇于表达不容易。相比城市年轻人,大山里的农民大多腼腆,乡野生活养成的松弛,在屏幕前却变得无所适从,培训课上,有的学员看到屏幕里的自己,准备好的词也忘了。

  “只能反复鼓励,让他们知道自己一点也不差。”利群说,农村题材在直播领域很受欢迎,村里人对田间地头的劳作和习俗也再熟悉不过,可真要在屏幕前展示自己,多少还会有些羞涩。

  为了培养学员们的自信,工作人员会在前期扮演粉丝,不光为学员制作的短视频点赞,还会进直播间和学员互动。

  

 

  每周一爆款月入超万元(小)

  文叔真名叫黄文胜,开过工程车、做过小生意,北上广深打工多年后又回到利川。在大山里,文叔和同事们有固定的工作时间,除了外拍时下乡,其他时候要在电商产业园网红工作室“坐班”,策划内容、撰写文案,每天早九晚六,每周上传3-5条视频。

  前不久,为了保证内容效果,产业园提出了浏览量、点赞量等考核标准,但对于农民主播们,在庄稼地里完成这个要求并不难。

  统计数据显示,3月份,几乎每位主播都有浏览量过千万的爆款,文叔一个月生产了四条,最高一条浏览量超过3000万。对于如何制造爆款,文叔有自己的一套经验,“田间地头的内容比较接地气,但光接地气还不够,还要把庄稼地里的智慧讲给网友听。”

  近百名签约的农民主播里,擅长制造爆款的不只文叔,他们过着县城的节奏,挣着城里的工资。宸宇说,首批签约主播中,有些人的月薪已经超过万元,平均月收入也超过了7000元,和2018年上海职工月均工资相差无几。

  即使在主播群体里,这些农民主播的收入也处在金字塔的上半部。网红直播垂直媒体今日网红发布的《中国网络主播生态调查报告》显示,在淘宝直播外众多短视频直播平台里,近半主播月收入不足5000元,17%的主播月收入在5000到10000元之间,收入超过30000元的主播只占13%。

  

 

  “村播”落地,人人都有麦克风(小)

  做主播之前,他们是农民、进城务工者、个体商贩或电商创业人员,直到接触直播才发现,线下被很多人忽视的乡村图景,搬到线上却成了流量担当。利群说,培养农民网红不仅是唤醒他们对个人价值的重新认知,更是借助阿里巴巴“村播”计划,利用直播平台带动利川农产品走出大山。

  不完全统计,过去三年间,活跃在阿里巴巴经济体助农平台上的主播超过10万人。以淘宝直播为代表,直播扶贫鲜活、直接、高效。镜头前四小时卖出上千万元农产品,600秒助销300万斤大米。都是小主播的大能量。

  2018年,淘宝直播举行了超过15万场农产品直播,超过4亿人次在线收看,帮助49亿件农产品从田间地头进入城市家庭。直播已经成了阿里巴巴电商脱贫的重要举措之一。

  阿里巴巴计划,未来将在100个县培育1000名月入过万的农民主播,湖北利川成为“村播”计划落地的首个网红县。阿里巴巴大农业发展部总经理黄爱珠说,通过为贫困县培养自己的农民主播,实现农产品电商直播的自运营,帮扶当地建立电商直播运营团队,将实现可持续的电商脱贫。

  4月2日,在利川市毛坝镇茶园里,一场采茶直播刚刚开启5分钟,数百位网友就涌进了文叔的直播间。手机屏幕前,文叔讲茶道、唱山歌,亲手炒制茶叶满足网友对利川红茶的好奇。尽管下单者寥寥,但丝毫没影响文叔和粉丝互动的好心情。

  偶尔,利群会用当红口红一哥李佳琦鼓励学员,在他眼里,农产品的买家要远高于口红消费群体,而如何把好货推荐给合适的粉丝,山里人最清楚,农民大叔、留守妇女,也有做“洋芋一哥”、“采茶一姐”的机会。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友情链接:

首页        新闻资讯        楚商联合会        楚商党建        楚商动态        楚商杂志        楚商大会        健博会        楚商商城

电话:02787891882  02787891877   传真:027-88607718   E-mail: info@chushang027.com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中北路101号楚商大厦(海山金谷)23楼   邮编:430071

鄂ICP备1401922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武汉二分

电话:02787891882  02787891877   传真:027-88607718

E-mail: info@chushang027.com  邮编:430071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中北路101号楚商大厦(海山金谷)23楼   

鄂ICP备1401922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武汉二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