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商网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天下楚商楚商文化 > 【习俗文化】夏夜竹床阵
0

【习俗文化】夏夜竹床阵

日期:2015年10月22日 22:31

  成都的龙门阵天下闻名,老武汉的竹床阵也堪称奇观。夏天一到傍晚,男女老幼齐出动,街头巷尾,各式竹床密密麻麻,人声鼎沸。那阵势丝毫不逊于占领华尔街。以至于初来乍到的老外发出这样的感叹,怎么会有这么多失业者露宿街头!

  我的童年是在离武汉不远的一座小城度过的。夏夜,住楼房的居民习惯把竹床阵摆到平台上。我家住五层,再往上就是平台了。楼道边,十几张大小不一的竹床歪歪扭扭地挤靠着。夏天太阳刚落山,人们就陆陆续续地搬着竹床上平台,先泼半桶水到地上,顿时,一股热浪蒸腾而起,再摆好竹床,擦洗干净。从七岁搬得动竹床的时候起,这活儿就归我了。我总是迫不及待地第一个占据有利地形。

  天渐渐黑下来,孩子们看完动画片,随便扒几口饭,洗了澡,就冲上平台,叽叽喳喳,做游戏。那干劲儿,比上学不知要积极多少倍。偶尔有小伙伴儿上来晚了,红着眼眶,满脸委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大家就明白了,犯了错误,作业没做完,谁都有这样的时候。只要一加入游戏,所有的不快立刻就抛到九霄云外,上一秒还声嘶力竭,这一秒就破涕为笑,也只有小孩才能做到吧。

  待我们第一轮游戏完毕,大人们差不多就聚齐了。他们开始侃大山,拉家常,天南海北,你一言,我一语,好不热闹。大部分话题孩子们都听不太懂,什么插队啦,工分啦,私有制啦,国库券啦。《地雷战》、《小兵张嘎》一类的片子看多了,我最喜欢听大人聊打仗的事儿,二战,国共战争,十大元帅,只要听到这样的字眼我就会凑过去。再就是足球,马拉多纳、马特乌斯、巴斯滕、三剑客、铁三角,一说到足球,男人们总是眉飞色舞。那些足球巨星对我而言,可谓先闻其名,才见其人。若干年后当我成为一个真正的球迷,才明白当初他们为什么一提到那些名字就如此激动。

  小孩子游戏的常规环节是百玩儿不厌的石头剪刀布、跳房子之类的。玩着玩着,就会有百无聊赖的妈妈开始撺掇着孩子们表演节目,“把今天学到的歌曲、舞蹈表演给大家看好不好啊。谁演得好,我这里有奖励。”在她的鼓动下,表现欲强的伙伴开始蠢蠢欲动,内向的则退到一边。随即游戏进入高潮部分,小伙伴们开始分化、瓦解。表现失常的遭到嘲笑,精彩的受到赞扬,更多的则是互相不服,耍赖的,闹场子的,哭声、喊声此起彼伏,各家的父母不得不出面弹压,最后在一片狼藉中草草收场。

  玩儿累了,小一点的孩子很快就睡着了。我和几个要好的伙伴把自家的竹床拼到一起,在上面打滚。每滚一下,都感到一种沁人心脾的清凉,比席子更舒服。凉风习习,四下里静得出奇,不知从哪里传来《射雕》片尾曲罗文的歌声。八十年代末那会儿,电视才刚刚普及,频道很少,家家户户放的都是一样的电视剧。和现在相比,那时候的生活尽管单调,却有很多值得回忆的片段。

  我们几个伙伴平躺着,面对深邃的星空,背起学过的课文--巴金的《繁星》。那时很多课文是要求背诵的。

  我爱月夜,但我也爱星天。从前在家乡七、八月的夜晚在庭院里纳凉的时候,我最爱看天上密密麻麻的繁星。望着星天,我就会忘记一切,仿佛回到了母亲的怀里似的。

  背着背着,不知什么时候,就进入了梦乡。

所属类别: 楚商文化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留言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验证码: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