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商网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楚商杂志推荐文章推荐文章 > “夺命”黄山头
0

“夺命”黄山头

作者:雷玲来源:《楚商》杂志 日期:2015年11月4日 03:21

 

5月11日,黄山头酒经销商魏光华及其妻子蔡玉枝,在酒店双双自杀身亡。

 

“真的近两年,被黄山头搞得很无奈,骑虎难下,‘不走人’根本解决不了问题”……魏光华夫妻所注册的武汉市玉光酒业有限公司(下称玉光酒业),2012年4月28日,与黄山头酒业签订合同,成为其武汉总经销商。

 

此后的三年里,夫妻俩经历了库存积压、负债缠身、退货不得的悲苦,最终跌跌撞撞地踏入了黑暗之门。

 

而以生产塑料硬管起家的湖北上市公司凯乐科技,在将黄山头酒纳入主业后,虽然白酒业绩亮眼,却备受各方质疑。

 

经销商殒命的背后,是对白酒厂商的无力抗争,亦揭开其业绩虚假繁荣的面纱。妻罹难

“诸事不宜”,黄历上如此标注5月11日。

 

当天,黄山头酒经销商魏光华及其妻子蔡玉枝,双双服药自杀。

 

“太突然了,为了减轻压力,魏老板的亲戚还特意在几天前拉他夫妻俩出去散心。”知情人士陈涛(化名)一边摇头,一边感慨地说。

 

“唉,不到万不得已,老魏不会走上绝路。”一位熟识魏光华的朋友,向《天下楚商》记者表示,魏光华为人老实,在业内很受尊敬,他的几个徒弟经过他提携,都相继做了老板,开始代理白酒品牌,“大家都对他的死,感到惋惜。”

 

《天下楚商》记者通过走访发现,魏光华在业内口碑不错。其去世后不久,湖北酒商联盟还发起了一次募捐,而在他葬礼当天,业内几十位朋友,都自发开车前往会场送别,递上自己的心意,有的甚至仅仅只打过几次照面。

 

在遗嘱代理人、蔡玉枝二哥的描述下,其发展之路被勾勒了出来:魏光华早年做生意,后进入白酒市场,做起了关公坊和枝江的经销商,逐渐打通了市场和渠道。2011年,他为关公坊销售了2400万元的白酒,成为了当年的最佳经销商,厂商直接奖了他一块重重的金条,而金牌经销商的证书,也被他珍藏至今。

  

在行业里精耕细作多年,又有渠道资源,本该一帆风顺,故事的发展,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这一切的转折要从2012年说起。

 

陈涛透露,2012年初,凯乐科技董事长朱弟雄亲自出面,在洪山广场湘鄂情酒店宴请魏光华。“朱弟雄是上市公司老总,受到邀请的魏光华,内心很难不激动。”陈涛告诉记者,酒宴上,朱弟雄数次表示赏识魏光华,希望由他来做黄山头酒的武汉总经销商。  

这次“最初的饭局”,在魏光华生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有过详细的描述:“(朱弟雄)说得很感人:‘我是你们的服务员,你们有任何困难尽管找我们,公司为大家开绿灯’。”还当面承诺帮经销商“建立网络”,让经销商“只管赚钱”、“当千万富翁”。 

2012年4月28日,魏光华所经营的玉光酒业,与黄山头酒业签订2012年度经销合同书。

 

《天下楚商》记者拿到的这份合同显示,甲方(黄山头酒业)允许乙方(玉光酒业)销售“黄山头”系列酒的区域限定为武汉市,销售的品种涉及楚藏20年、楚酿金窖王、楚酿银窖王、特贡老窖王、特酿老窖王和黄山头125六类,开票价从248元至3.2元不等。

 

合同约定,对于特贡老窖王以上产品(含特贡老窖王)按销售总额给予50%的返利和渠道建设费用支持,特酿老窖王和125ml小酒返利和渠道建设费用支持额度为8%(含运输费用),返利和渠道建设费用支持用酒水支付。如果完成当年度回款任务500万元,还按照任务总额的10%给予现金奖励,同时按照年度回款总额给予10%进场、陈列费用。

 

“之前做白酒经销商,返点只有4%,虽然一年销售有几千万,但收入也并不高。黄山头酒业一下开出这么诱人的条件,魏光华就觉得可以大干一场。”蔡玉枝二哥告诉记者,为了筹措提货款,魏光华将夫妻俩的两套房子抵押给了银行,还向亲戚、同行借了不少钱。

债压身

一切开始得这般红红火火,结束得却异常灰暗。 

 

2012年4月,魏光华代理黄山头酒后,最初几个月,还偶有销量,但随后情况就变得很差。

  

“2012年塑化剂事件,尤其是年底出台的八项规定,对白酒行业冲击很大,白云边、稻花香等市场份额较大的品牌都受到很大影响,加上黄山头酒知名度不高,市场开拓进展缓慢,市场认可度远不及本土其他品牌,销量可想而知。” 白酒界知情人士秦钢(化名)说。

  

在凯乐科技近年的年报中,“受八项规定影响”等表述也多次出现。

  

市场冲击是一方面,更加雪上加霜的是,黄山头酒业承诺的各项服务与支持,也沦为空口白话。

 

“签合同后不久,黄山头把武汉区域的八个促销员都调走了。”陈涛告诉记者,不仅是促销员没了,公司也不像承诺的那样,积极帮助经销商开拓渠道。

 

“黄山头不投入资金做市场,不坚持做终端市场,我们公司及分销商提出了很多合理化建议,根本听不进去……”在记者拿到的申述材料里,魏光华及蔡玉枝如此描述自己的遭遇。

 

陈涛告诉记者,魏光华断断续续总共向黄山头酒业提取了620万元的货物,其中150万元是价格优惠的买断货。2013年春节以后,黄山头酒滞销严重,仓库积压了近300万元的货物,许多下游分销商,也将卖不动的黄山头酒全部退货给魏光华,他也只能“忍痛”兑现。

 

其间,2012年11月,黄山头酒业为玉光酒业做担保,在工商银行“三八”支行贷款150万,放入玉光酒业在黄山头的账户,作为玉光酒业后续提货款项。10万元利息,双方各承担5万元并当场结清,玉光酒业需每月向银行还款本金62500元,时间长达2年。

  

“本身300万的货就卖不动,150万元的提货款,更是放在账户分文未动,但每个月6万多的还款,却压得老魏喘不过气来。”蔡玉枝二哥告诉记者,玉光酒业每个月要负担20多位员工的工资和仓库租金,再加上本身没有进账,贷款让其难以为继。

  

多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魏光华及其妻子曾多次与黄山头酒业负责人沟通、交涉,要求退还银行贷款,但都遭到敷衍和搪塞,对方以帮助其分货为由,说要减轻他还款压力,却始终未能付诸实践。

 

蔡玉枝二哥透露,印象中仅有一次,是黄山头酒业利用渠道,帮魏光华分销了一笔20万元的货物,货款却强行打到玉光酒业在黄山头的账户上,继续作为后续提货款。

 

按照合同约定,黄山头酒业按经销商年度汇款总额给予10%的进场、陈列费用,经销商凭进场、陈列合同及相关发票,经酒业公司审核验收后,现金支付。但事实上,各种货款、返利和补贴,魏光华从未收到过任何现金,应付的26.5万元也被强行挂账到玉光酒业在黄山头的账户上,作为后续提货款。

 

“酒是从玉光酒业仓库提取的,货也卖了,陈列也上了,钱却拿不到,为了那账上的170多万,还要继续卖货,老魏就这样被套进去了!”秦钢感慨道。

百般推诿

事实上,魏光华也意识到境况不好。一年合同期满后,他并未续签合同,决定不再经销黄山头酒,要求黄山头酒业清算滞销货物,归还账户上未动余额,但对方一直百般推诿,事情迟迟得不到解决。

 

秦钢告诉记者:“本地其他白酒企业,都会对滞销的产品进行回收,但黄山头却例外。”记者查阅双方签订的经销合同,发现在特别约定条款中,对滞销货物处理办法有说明示:乙方(玉光酒业)需更换滞销品种,甲方(黄山头酒业)需按照产品价格进行调整。经甲乙双方确定的滞销产品,甲方接受乙方原价退货,运费由乙方承担。

 

不过,魏光华及其妻子先后八次前往黄山头酒业所在的公安县,希望公司负责人清算货物,退还余额,却遭遇一次次的推诿。

 

据悉,魏光华620万元的提货款,多数是通过银行抵押贷款及朋友借款凑齐的,公司没有入账,债务缠身压得他有苦难言,而迟迟得不到解决的滞销货物,更让夫妻俩心力交瘁。

  

“自2013年春节以后,货物积压近300万,还有包装近50万,给我的资金上、精神上,造成巨大的压力……到处愁、借,又不敢把实情告诉自己的女儿和亲人,我不愿意让他们都替我们担心,着急把所有的难处一个人扛,经常一个人独自流泪哭泣,晚上经常失眠,做噩梦,近两年,人家一见到我都说我瘦了,老了,我只是淡然的(地)回答还好,其实心像黄连,每天堵得慌,现在真的扛不下去了,真的很无奈。生意做到这种地步,我觉得活得一点意义都没有……”2015年3月11日,蔡玉枝手写了一份申述状,将2012年至2015年遭遇的的血泪与苦闷,全都一一道出。

 

“退货退款迟迟得不到解决,她就留了心,把事情经过全都记下来,作为以后维权之用”,蔡玉枝二哥说。

 

可惜,蔡玉枝还来不及将申诉状递交给有关部门,就以一种非理性的方式结束了生命。 

 

“别人卖酒发家致富,我卖酒倾家荡产。”夫妻俩多年前接受采访时的一句话,如今一语成谶。

 

“魏光华夫妻俩曾经也风光过,比起多数经销商,他们的办公室还是很有老板样的。”而如今,原本打着“玉光酒业”招牌的办公室,早已蒙尘多时。只有散落在地上的几页文件,似乎在言说过去的“盛景”。 

 

“辛苦打拼多年购得的两套房产,也将于今年9月被银行强制收回。”魏光华的一位亲戚感慨地说道。

 

尘埃落定,魏光华夫妻里留下的,只有满仓卖不动的白酒,以及两抔黄土。

 

“黄山头强行用酒冲抵货款(凯乐供应商)逼死经销商。其行径违背了鄂酒务实经销之本,破坏了鄂酒形象,呼吁酒商抵制凯乐,将其踢出白酒行业。”事件发生后,经销商的一条微信在网络流传发酵,引起了众多业内人士的关注。

  

而对于此次卷入“丑闻”的另一方——黄山头酒业而言,影响暂无法判断。

 

7月1日,记者就此次事件,试图采访黄山头酒业负责人杨克华,但电话接通后,他以“没时间”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只在电话中匆匆说了一句:“你尊重事实就行了。”

 

根据其官方网站显示,湖北黄山头酒业有限公司的前身是湖北藕池曲酒厂,在上世纪80年代曾名噪一时,后受市场竞争、历史体制、资产转让等因素的制约,一直处境艰难。直到2008年2月,湖北凯乐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收购重组湖北黄山头酒业有限公司,将黄山头酒业作为凯乐科技重要产业之一予以培育。

 

凯乐科技入主后,其白酒业绩的确亮眼,营收有大幅提升。 

 

据悉,2007年,黄山头酒业全部销售收入仅400多万元,而根据其年报显示,2008年黄山头酒的营业收入达到4000万元,利润率85.51%,2010年的营业收入就达到了9900万元,2012年白酒业务实现收入4.19亿元,2013年达到4.29亿元的顶峰期。

  

不过,在其营收一路高涨的背后,却是“故事”不断,“非常规”的销售模式也一直备受质疑。

 

2011年8月,凯乐科技旗下凯乐桂园楼盘开业时,曾推出过“买酒送房子”的另类营销。购房者买5.1万元的“黄山头”酒,在开盘时就可以将酒款全部冲抵房款;而商业门面的门槛提高至10万元,购酒款也可以抵房款。

 

根据之前媒体的报道,上述武汉房产项目的住宅合计1100多套,而商铺门面500多套,按照当时商铺门面认筹180多套,住宅认筹480多套,而每个门面购酒10万元、住宅购酒5.1万元计算,其购酒款已经达到4248万元。而此类“白酒捆绑房产”的销售模式,还在长沙一个楼盘项目进行过。

 

2012年10月,媒体还曝光了凯乐科技旗下一子公司,用“酒条”抵员工工资的事件。报道中指出,该子公司130位员工全都都“分销任务”,任务与级别挂钩,3000至10000元不等,完不成任务的员工,就只能用白酒抵工资。

  

2013年,凯乐科技玩起了“纸白酒”的生意。当年3月,在上海国际酒业交易中心,公开发行了10万瓶“黄山头·容天下”100周年纪念珍藏酒,800元每瓶,接受来自全球投资者的认购。其半年报指出,仅此次发行,就给黄山头酒带来了8000万元的销售收入。

 

紧接着,当年10月,黄山头酒卷入摊派风波。央视曝光黄山头酒业所在的公安县政府,颁发“红头文件”,要求层层摊派烟酒销售,而被摊派的白酒,就是凯乐科技旗下的黄山头酒。  

黄山头酒销售渠道到底是什么?有业内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黄山头酒这类“非常规”的销售渠道,在当地早非秘密,市场化渠道的销售,形势不乐观。

  

在记者走访的武汉市多家烟酒店里,黄山头酒并未摆上柜台。而此前,多家媒体走访了黄山头酒集中发展的湖南、华南等区域,也发现当地几无铺货,销售渠道并未打开。热受挫

尽管凯乐科技不愿承认,黄山头酒业败局已现,但其在2014年年报中的宣称,已经做了无声的回答。年报中提及:“随着白酒市场的逐渐低迷,黄山头酒业将拉低公司整体的业绩。公司拟把黄山头酒业从上市公司中剥离出去。”

 

对于白酒产业的布局,凯乐科技也是半路出家。

 

凯乐科技起步于1982年,草创之初仅是一家有2万元资金、6个人、1台机器和3间茅草屋的镇办小厂,经过多年打拼,成为中国在通信硅管和光缆制造领域的领军企业。

 

其后,凯乐科技启动了多元化战略,继涉足房地产业务后,又于2008年初收购黄山头酒厂。当时的分析称,凯乐科技之所以涉足白酒行业,主要是想在利润率较低的塑料管材和不景气的房地产之外,寻找新的利益增长点,而白酒行业的高回报和高利润是吸引投资的关键因素。 

 

随后几年,白酒业务高达80%的毛利,在业绩报表上极为抢眼,让其一度被凯乐科技宣称为主导产业,但最终难摆“甩包袱”的结局。 

 

事实上,仔细梳理凯乐科技的发展轨迹,几乎每一次主业的变迁,都伴随着热门题材的追逐。

 

2013年,国家允许尝试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当年的8月27日,凯乐科技公告称,拟在荆州市作为主要发起人筹建“荆州银行(暂定名)”,注册资本20亿元。

 

2014年9月13日,凯乐科技涉足时下最热门概念之一的全息手机。公告称,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智能手机厂商上海凡卓通讯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耗资8.6亿元。通过此次交易,凯乐科技进入移动终端领域。

 

不过,当即就有通信界和券商界人士质疑,以全息手机目前的技术条件,其概念意义或许远大于其实用意义,涉足“全息手机”概念,有炒作题材,刺激股价之嫌。 

 

巧合的是,消息发布后,公司股价连拉5个涨停板。

 

而今年5月5日,凯乐科技又发布公告称,公司与湖南长信畅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协议,对长信畅中增资20800万用于区域医疗信息一体化产业项目的建设,进军移动医疗。

 

当前,凯乐科技已拥有武汉凯乐光电有限公司、武汉凯乐置业发展有限公司、荆州黄山头酒业营销有限公司、华大博雅教育发展有限公司、湖北凯乐蓝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多家控股子公司,产业横跨光缆生产、房地产、白酒、教育等多个行业,被业内人士调侃为“四不像”。

 

不过,业务“四处开花”,但凯乐科技并没有收到太多的果实。凯乐科技2014年年报显示,旗下多家子公司遭遇亏损:湖北凯乐蓝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2014年的净利润仅为2.01万元;教育业务方面,则面临全线亏损。武汉华大博雅教育发展有限公司亏损31.02万元,武汉市武昌区华大凯乐幼儿园、武汉市洪山区华大家园幼儿园净利润分别为-12.72万元、-28.2万元。

 

记者就业务亏损问题,多次拨打凯乐科技证券事务代表韩平的电话,但始终未能有人接听。

 

对于凯乐科技的数度追逐热门题材,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人士表示,上市公司应聚焦某一行业深入发展,市场热什么就投资什么的行为,从稳步发展看,并非长久之计。

上一篇:看懂阎志与“卓尔模式”

下一篇:俞波

所属类别: 推荐文章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留言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验证码: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