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商网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楚商杂志推荐文章推荐文章 > 武汉巴适酒店扩张“触礁”
0

武汉巴适酒店扩张“触礁”

作者:雷玲来源:《楚商》杂志 日期:2015年11月4日 10:51

 

 

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这句话用在餐饮行业,亦不为过。

 

当整个行业处于下行的周期时,一个不善,企业就会陷入倒闭的边缘。

 

当“巴适”老板欠下巨债、悄然跑路的消息被曝光后,外界一片哗然。但它不过是揭下了众多餐饮企业“虚假繁荣”的面纱,折射了整个行业的转型危机。

 

在“八项规定”和“经济下行”的双重背景下,行业洗牌的信号早已显现,无法从狂热中冷静下来寻求出路者,终将被永久打入“冷宫”。

 

 

老板“失联”---

 

吴亚萍失踪了,连同他的丈夫张某。
 

最先得到这个黑色消息的,是巴适餐厅融科天城分店的员工。4月20日,当一名员工拨打老板张某的电话,质问3月工资为何还未到账时,赫然发现,老板失联了,而他的妻子、巴适餐厅法人代表吴亚萍也联系不上了。

 

有员工慌忙反复拨打老板电话,有的则直接赶往公司位于三阳路的办公室。果然,电话始终打不通,而办公室也早已退租。事情越闹越大,数十名债主聚集到一块儿,愤怒而沮丧。

“唉,血汗钱打水漂了。”巴适的员工失魂落魄,多数沮丧离店,有的提议再多呆几天,用营业款发工资,但许多是团购和刷卡消费,最终“自救”计划也未能实施。

 

十多天之后,阴云笼罩下,巴适老板跑路的消息被媒体曝光后,更多的债主才浮出水面。

 

5月5日,黄远阶站在球场街派出所门口,久久不肯离去。

 

他是巴适餐厅的供货商,从2008年就为巴适餐厅运送鲜鱼,每天单店的供货量在一千公斤左右。最初两年,巴适就欠他40多万货款,得到厨师长的担保后,才继续送货。但到2014年11月,巴适餐厅拖欠款项越来越多,黄远阶最终决定停止供货。而他的欠条显示,132万元的货款至今没有着落。

 

与黄远阶类似的供货商还有很多,他们提供的欠货款清单显示,巴适餐厅所欠供货商货款达到545万元。

 

而实际上,围绕这个如今已经关停的武汉巴适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各种性质的欠款合计,远远不止这个数目。记者了解到,在巴适公司的“债主”名单上,也不乏银行和小贷公司的身影。

 

在巴适餐厅老板“失联”之后,一部分员工、债权人、供货商向劳动部门、公安部门反映情况,主张权利。至此,吴亚萍及其丈夫,被刻下了“跑路老板”的印记。

 

 

扩张的代价---

 

如果巴适的脚步,走得再慢一些,或许今天,它依然是武汉很受欢迎的川菜馆。

 

武汉巴适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第一家店位于武汉香港路中段,那时武汉的川菜馆并不多,凭借沸腾鱼、干锅牛蛙等招牌菜,迅速在武汉打响了品牌。

 

随后,巴适入驻高档商圈武汉天地,开业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该商圈人气最火的餐饮品牌,甚至出现“排号2小时吃巴适”的盛况。

 

或许是巴适在武汉天地的成功,膨胀了老板发展的野心。2010年以后,巴适进入了快速扩张期。短短几年时间,入驻菱角湖万达、经开万达、凯德广场、福星惠誉格兰大道、融科天城、光谷步行街等多个核心商圈,一口气开出了9家分店。

 

“巴适败就败在还没走稳,就开始跑了。”武汉餐饮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李望林表示,巴适餐厅全都集中在核心商圈,每平米的租金高达200-300元,而餐饮店比较安全的租金应该在60-80元每平米,“巴适运营成本太高,加上扩张过快,一年一家新店,资金链很紧张,一旦周转不灵,就可能兵败如山倒。”

 

事实上,巴适餐厅排队进餐的盛景也并没有维持多久。2013年,巴适就已经撤离了武汉天地,没过多久,经开万达也不见了巴适的身影。而餐饮界知情人士,在网络上回应“巴适倒闭”事件时,曾透露“汉街和经开万达的店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在盈利困难情况下,巴适老板依然执意在商圈开设多家分店。一边是不断膨胀的扩张野心,一边是不断撕裂的资金缺口,巴适老板就在这两个无法调和,又相互拉扯的矛盾间越陷越深。自今年2月起,巴适公司就开始拖欠多名工人工资,总计20余万元。再加上供货商数百万元的欠款,以及尚不明确的金融贷款外债,穷途末路的吴亚萍及其丈夫,选择将餐厅转手卖给“老村长私募菜”套现,随后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寒冬”求生---

 

对于国内民营餐饮企业而言,这两年俨然是多事之秋。

 

在中央八项规定和经济增长“换挡减速”的双重冲击下,餐饮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跑路、失联、裁员、倒闭……这些词汇如同梦魇一般,缠绕在它们周围,挥之不去。巴适也并非是第一只被大枪打中的“鸟”。

 

此前,主打高端餐饮的湘鄂情,就因八项规定遭遇了发展的“寒流”,巨债负身,连“湘鄂情”的招牌都被迫贱卖。去年,位于光谷天地等多个商圈的“龙卷风”餐饮品牌,也因严重亏损而悄然关店跑路。

 

业内人士分析,现在很多餐饮企业醉心于高成本经营,在行业处于上升期时,繁荣掩盖了一切问题。一旦市场出现波动,消费需求萎缩,运营便难以为继。

 

此外,餐饮企业的跑路潮与经济大环境也不无关系。

 

餐饮业与宏观经济联系紧密,是宏观经济的晴雨表,目前宏观经济仍处于下行周期,消费者购买力不给力。因此,受经济形势影响,绝大多数餐饮店营业额出现大幅下滑。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认为,尽管我国经济增速下降不多,但对于一大批企业来说,却是根本性的环境变化。在他看来,这些企业可以被称作“温室企业”,它们能在8%的经济增速环境中生存,一旦经济趋冷降温,便会濒临“死亡”,“因为在8%的增速下,它们是微利企业,但增速一旦低于8%,微利就会变成亏损”。

 

专家的观点也在武汉餐饮业协会那儿也得到了印证。

 

“目前武汉餐饮业利润下滑十分明显,平均纯利润只有3%,不及十年前一半的水平,整个行业面临着‘四高一低’的困境。”李望林表示,高房租、高人工、高水电、高物价,极大挤压了餐饮业的盈利空间,导致利润极其低下。

 

中国烹饪协会曾有数据显示,目前餐饮企业年租金保持8%左右的增幅,食材成本平均增长约10%,用工荒也加剧了人力成本增加,涨幅达到10%-25%,再加之各种税负,餐饮企业倒闭便有了压倒之势。

 

武汉餐饮业协会的调研也显示,全市60%餐饮企业生存艰难,20%处在盈亏边缘,仅有20%的盈利状态较好。

 

一位武汉餐饮界人士表示,餐饮业正在经历洗牌的“阵痛期”,“老板跑路”风潮也为业内企业敲响了警钟,餐饮企业要随大势及时做好调整,不断优化经营行为,升级餐饮品牌,积极创新转型。

 

李望林介绍,武汉一些餐饮企业推出例份菜、半份菜、“N-1”点菜模式(10个人吃饭只点8到9个人的菜,不够再加),还有的企业大胆创新,尝试用机器人炒菜,都带动了整个行业的革新。

所属类别: 推荐文章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留言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验证码: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