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商网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生活家私享家 > 【品读】在南京路”吴家花园“熨平民国乡愁
0

【品读】在南京路”吴家花园“熨平民国乡愁

作者:特约撰稿人 周鹏飞来源:《楚商》杂志 日期:2015年11月4日 20:57

   

    民国是什么?

  粗略地想,它是一个朝代、一段永逝而不可回归的岁月、一个写满兵荒马乱和家恨国仇的历史片段。

  仔细地想,它是一朝风雅,是一处文人的笔没有干涸、武人的热血没有停止沸腾的史迹,是一种充满了香魂和精神的辉煌过往。

  你对现实有多失落,你对民国就有多垂羡。民国,埋藏着现代中国人深深的乡愁。

  一个能够告慰这种乡愁的地方,应该有西洋式的楼阁,常春藤高傲的藤蔓沿着荒凉的墙向上攀缘,深深庭院内落花满地,堂内混合有馥郁的楠木香气和茶香,月华笼罩下,一声凄婉的歌喉在楼头响起,“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在武汉,你就能找到这样一处所在,那就是南京路124号的“吴家花园”。

  吴家花园的主人,是第一个登上《时代》封面的中国人,评语是“Biggest man in China (中国他最强)”。这个本来可以成为天下之主的人,命运轨迹却像昙花一现,短暂的辉煌后难敌命运奇怪的拨弄,最后以一个凄惨哀婉的结局,留给人深深的叹息。他是吴佩孚。

  吴佩孚和武汉是有着密切渊源的。1921年8月,他意气风发挥师驱逐湖北督军王占元,成为两湖(湖南、湖北)地区的最高军政长官。湖北新任督军萧耀南为讨他的喜欢,就为他买下这一处宅邸。谁料想,英雄梦易断,六年之后,国民革命军北伐,吴佩孚连连失守汀泗桥、贺胜桥两道天险,武汉的南大门已经向北伐军洞开,9月10日,吴佩孚退到信阳,这座院子中的草木一定见过他仓皇离别时候的匆匆身影!

 民国是一个五味杂陈的年代,人格的多元性和忠奸善恶,完全无法用简单的道德法则进行评判。有的人的历史注定不是为当时准备的,他从一开始也像是为老去之后的岁月准备的,没有传奇,也不刻意浪漫,只是静静酝酿足够多的记忆,慢慢将生命交融。

  太平天国兴起之后,中国的文人开始告别蝇头小楷、皓首穷经的苦读岁月,转而披上战袍、操弄枪炮,自曾国藩、李鸿章开始,越来越多本应该在科举场中互争雄长的读书人,转而变成了上马杀强敌、下马写战书的多能人才。吴佩孚就是其中之一。吴佩孚以秀才而从军,上马作诗,下马读书写字画画,熟读《易经》、《春秋》,在军阀中很特别。五十岁前后,他鼎盛时期,他

军中传唱的军歌正是他自己填的一阕《满江红·登蓬莱阁》。

  北洋时代,是民国的起点。没有拨开那一层层历史尘埃,我们会永远误以为这是一个武夫争国、生灵涂炭、国运颓唐、斯文扫地的时代。最起码,“吴家花园”能够告诉我们吴佩孚是一个怎样的军阀。

  

南京路在民国时候武汉的地位,类似于今天北京的望京。因为靠近大智门火车站,乘坐火车方便。吴佩孚是一个“四海为心”的军人,他的心中是一个大大的中国,而不是退隐在豪华的宅邸享乐。今天我们走进吴家花园,室内的装修只是简单的欧式,如同一个陈旧的欧洲绅士旧宅,并不像我们想象中那种武夫穷极炫耀的奢华。

  吴家花园位于民国武汉法租界的外面,而不是租界之内。这就是吴佩孚一生坚持三大原则之一:不住租界、不借外债、不去外国。对比民国时很多达官贵人在租界狡兔三窟的做法,可以说是一个极有民族骨气的热血男儿。

  吴家花园的外面有一栋叫做“美庐”的饭店,这里昔日是吴佩孚身边的马弁和护兵的军营。在一座繁华的都市里面,军歌不绝,士气奔腾,也可以看出这位历史人物时时枕戈待旦、一统天下的勃勃雄心。

  吴佩孚在最潦倒落魄的时候,外国人看中他过去极高的威望和“常胜将军”这块金字招牌,几度拉他下水,日本人愿供给私人借款一千万,步枪一百万支,大炮五万门,机关枪五千挺连同弹药帮他东山再起,苏联人也表示将扶持他做中国之主。熟读《春秋》的吴佩孚断然不做他人的“儿皇帝”。就像这座他庭院中的石头狮子,始终保持着王者的自尊和骄傲!

  这座城市是他的军功“勒铭碑”,也是命运的“滑铁卢”。这座城市曾经属于他,但今天他却几乎被这座城市遗忘。他曾在武汉“慷慨高歌”,掌控两湖,志得意满;他曾在武汉卸甲丢盔,彻底失败, 吴佩孚的兴起、鼎盛、衰落、失败, 都在武汉。但今天武汉所铭记的几乎都是他的敌人!解放大道上的二七纪念馆和武昌洪山的“施洋烈士陵园”,里面的介绍资料里面都把他写成镇压工人运动、双手沾满无辜人鲜血的军阀!

  幸好,历史不是一个人写的。这座庭院就是最好的见证。吴佩孚作为一个历史失败者,一直以一个历史人物的自觉保持着自己的晚节。抗战之后,政坛的失意者们纷纷滚鞍下马,甘愿做日本人的马前卒,他却能坚持民族气节,申斥宣统皇帝在东北建立“满洲国”,对日本人拉拢他出任华北傀儡政权首脑的权谋坚决不从,一直到死。也让人看到了一个人在失败和落寞时,也可以保持一种风骨和气度。

  如今槽枥之间的草料,战场之上的马嘶,几公里外的炮兵阵地,一切曾经证明这个军人价值的东西,完完全全沉睡在安静的生命中,尘世间的一切,譬如荣誉,恩宠,权势,奢靡,繁华,像风中的浮云,全部都不见了。只剩下这个老房子,安安静静站立在车水马龙的南京路上,大门时开时合,从不等待任何人归来!

所属类别: 私享家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留言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验证码: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