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商网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楚商人物楚商人物 > 刘作虎
0

刘作虎

作者:曹戊日期:2015年10月21日 11:43

  刘作虎: 低调的“野心家”

  “难以想象有这么适合Android发烧友的手机。”(It's hard to imagine a better phone for Android geeks.)这是美国《时代周刊》对一加手机的评价。之所以能引起国外媒体的关注,这得益于一加手机第一代产品的贡献。

  截止目前,一加一的出货量已超过150万台,超过60%的手机销售到了海外,销售覆盖全球36个国家和地区,主要集中在欧美发达国家和亚洲的印度。在欧美主流媒体和用户中拥有不错的口碑,《纽约时报》也因此将一加评为“下一个独角兽公司”.

  在国内,“自从一加手机出现后,国产手机界的营销语境彻底变了,从言必谈性价比、言必谈超越、言必谈系统转向了触感、设计和细节。”国内媒体给出的评价是,“一加的出现虽然没有与颠覆、重建、疯狂这些极端的词联系在一起,但却正在以一种’润物细无声‘方式在改变着市场。”

  与产品在市场上出尽风头不同,作为创始人的刘作虎却很低调。不炒作,不玩情怀,除了产品发布会和少数的行业沙龙外,他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平日里大多数时间他都在琢磨产品,并称要“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正是这种潜心做产品态度才打动韩寒,并成为一加手机的代言人。“我跟一加,很搭。我上过《时代周刊》,一加手机也上过,还是国内唯一一个被《时代周刊》评测的手机。很多人误以为我喜欢吵(炒),其实我喜欢安静。一加不喜欢炒(吵),从这个角度,我们都是安静的美男子。”

  7月28日上午10点,一加手机二代在北京奥雅会展中心发布,这是时隔461天后一加发布的第二款旗舰产品。一般而言,安卓手机的生命周期是半年,但一加一手机单款产品在市场上撑了一年多。

  对于一加二手机的销售目标,刘作虎保守地锁定在了300万台左右。但据一加内部人士透露,一加目前已经在与硅谷风险投资公司洽谈融资事宜,以扩大公司整体规模和吸纳更多人才,2016年销售目标将要翻一番至1000万部。

  “杀入红海”

  “创业的初期,一定要保证我们的初心,我们不是为了挣钱,我们不是为了上市,我们就是要做一个好的产品,尽我们的所能,做一个最好的产品。”在一次创业者沙龙上,刘作虎如是说。

  刘作虎,湖北汉川人,1998年浙大毕业进入步步高工作。从底层技术工程师做起,2004年,OPPO从步步高独立,他又加入了前者,一路从OPPO产品开发部长、OPPO蓝光事业部总经理做到OPPO副总裁。

  在OPPO十多年的工作经历,不仅让刘作虎在业内声名鹊起,更是积累了做硬件的经验,这对他后来创办一加产生了很深远的影响。

  2013年12月17日,刘作虎创办了一加--深圳市万普拉斯科技有限公司,万普拉斯即OnePlus.

  “从 OPPO走的时候,就没有想过做不成再回去,因为觉得这件事肯定能做成,只是时间快慢的问题。我想做一家受人尊敬的国际公司,一家很大的公司,钱是第二位的,其他的我也不会在乎。”

  这时的国内手机市场竞争已经非常激烈,三星发布Tizen手机,小米要放货4000万部,联想收购摩托罗拉,中兴将手机独立出来,隐匿魅族幕后的黄章高调露面……手机业竞争日趋白热化。

  经过仔细分析,刘作虎发现:有很多好的手机产品,在线下卖得不错,但价格很高,而互联网上很多新生的品牌,价格便宜,但是产品的质量不是太好。这其实是一个巨大的机会,虽然说看似是红海,但是我们毅然决然杀入了这么一个红海。

  “当我们把产品的每一个细节做到极致,通过互联网的渠道,可以把价格做得很厚道,市场就自然会打开,所以我们当时提出了一个’不将就‘的口号。”刘作虎说。

  值得一提的是,一代手机还没发布,就聚集了大量粉丝,尤其是在国外。据介绍,一加科技成立的前10 个月时间里,论坛注册用户28 万、Facebook 粉丝37 万 、 Twitter 粉丝14 万、 YouTube 浏览量超过 300 万。

  这些粉丝都是高度认同一加“不将就”的理念、并对目前的手机有着更高要求的极客;对于粉丝,刘作虎坚信的是“把用户放在核心,把服务做好。”

  慢工出细活

  在刘作虎看来,无论互联网如何发展,商业核心不会变,变的只是技巧和工具。而商业本质就是产品和服务。

  事实上,刘作虎对产品的追求几乎偏执,“我经常说回归用户价值,用户要的是什么,不是参数。使用更流畅,运行很顺利,待机时间更长,看上去很漂亮,摸上去很舒服,这才是用户的需求。”

  他亲自把控产品和设计的每一个细节,连手机的包装盒材质都挑选了近20种。这种人总觉得自己对这摊事最尽心尽力,其他员工的工作,在刘作虎这儿最高的评价是“还行”.

  刘作虎想用细节打动用户,并且做到了。

  着名天使投资人徐小平拿到一加手机时说自己有一种失落感。而他的下一句是:“这包装太好了,手机拿出来不知道把包装怎么办,太可惜。”

  这样的反馈很多,刘作虎暗自欣喜。包装盒、卡针和USB线……这些对细节的关注,原来用户是在意的。

  他自我总结,“用户是先被我们的态度吸引了,接着发现我们做的周边小产品很用心,打动了他们。之前没有一个品牌能够在细节上满足他们,而我们在意细节的东西。”

  刘作虎瞄准的就是这部分人,对生活有一定品味和追求,同时又有一定的消费能力。

  从一加一到一加二,历时461天,相比国内其他手机品牌,无论是产品种类,还是更迭周期,一加显得很另类。

  不过,刘作虎似乎有自己的逻辑:“用一年打磨一个精致的产品卖一年和用一个月做一款每处细节都妥协的产品上市只卖三个月,你想要哪一种?很多手机厂商会选择后者,但这一定不是我想要的。”

  “我一定坚持一年出一款旗舰机,要知道高通的旗舰芯片也是一年一款。如果你真要做极致的产品,就需要花时间去打磨。虽然好像芯片、软件迭代的速度快了,但你真正要把硬件的细节做到位,那是快不了的。”

  在他看来,在细节上花时间打磨,产品的生命周期会因此变得更长。“如果一个产品设计师在这里妥协一点,在那里又妥协一点,最终产品就会变得很差,用户愿意为它买单的周期就会变得很短。当你的生命周期只有四个月的时候,你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打磨细节了,那么你的产品也会很快死掉。”

  此外,一加非常重视用户参与,并和全球用户一起打造他们理想中的手机:在产品筹备阶段,每隔一周官方就在海内外论坛上发出手机的最新进展情况。手机还未上市,全球的用户就已经知道了一加所有的配置信息,并且这个配置信息是和用户一起选择决定,这跟以往所有手机厂商要把配置信息留到发布会最后一刻才公布恰恰相反。

  刘作虎坦言,海外用户和国内用户行为习惯并不一样,国外用户对价格和性能很关注,但更渴望与创业者有多个层面的交流,所以一加海外社区采用了开放和透明的方式,让关注者产生一起创业的共鸣。

  长板突破

  从系统做起成为业内做手机的标准路径,小米、锤子无不如此,但刘作虎却反其道而行,先做好硬件再做系统。

  从小米到锤子科技,互联网厂商做手机,都从ROM做起,再做移动端,这样才能保证生态系统的完整性。而一加的第一代产品,用的并不是自己研发的ROM,国内适配OPPO Color OS,在海外适配CM(CyanogenMod全球最大的Android第三方编译团队).

  “每一个企业成功都没有固定的模式。我先考虑自己最擅长的是什么,其他不擅长的我可以合作,但一定要认清楚自己的长处是什么,把长处发挥到极至这个至关重要,不要想着什么都很厉害,一定要有一点非常突出。”刘作虎说。

  硬件是刘作虎最擅长的,于是他们找到软件做得最好的CM,“我们一起做一个最牛的安卓旗舰,当时就是这么定位”.

  就在一代产品上市一年之后,刘作虎推了自己的操作系统氧OS和氢OS.此时,一加一手机的销量已经达到百万台级别,营收达到了3亿美元。

  “我们之所以为手机做一个系统,就是要完美地连接用户和我们的硬件,但是往往许多公司做ROM,只看到了ROM和用户连接的那一层,会十分在意这个ROM第一眼用户看起来是否美观,却没有看到ROM和硬件在底层的’语言沟通‘,一款ROM要适配一款硬件,要像天生一样的完美match,在底层的各种代码适配就是一个难题,这一定程度要求做ROM的人也要懂硬件,而如果这个人十分懂硬件那是不是就是一个优势呢?现在不少互联网巨头做ROM,一款ROM去适配不同厂商的机型,体验怎么会好呢?”

  “我们选择在一加销量超过100万台、积累了一定的用户基数之后,才推出自己的ROM,这批用户是氢OS未来最好的口碑渠道,也是打造氢OS过程中我们能最直接掌握的用户反馈。”

  “基于Material Design(谷歌推出的全新的设计语言)设计理念的Android5.0,其实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商场坯子,我们在此基础上做系统,其实是要继承和发扬5.0原有设计生态理念,氢OS自然不会’热衷‘把系统改得很像iOS,而是会把精力放在对移动互联网服务体验上,将深层次互联网的体验做好。”

  对于目前手机厂商热衷的“搭建生态圈”,刘作虎认为,“大部分厂商搭建的生态圈都是封闭的,他们只希望自己在生态圈里玩,缺少开放和包容。氢OS更希望做一个开放和包容的平台”.

  刘作虎表示,氢OS定义自身为一个接口,或者说是一个超级大“商场”,搭建一个开放的平台,这个平台不仅接入软件服务,同样对智能硬件厂商保持开放,这个商场里,不止有一加,还有更多其他优秀的服务和功能。“而为了实现真正的开放,目前氢OS已经接洽了上千个APP厂商和企业。

  ”我们对于氢OS的要求,不止是一个软件系统,更希望为用户提供“软硬结合”的完美体验,并以开放的心态打造科技界的’生活方式‘公司。“刘作虎再次强调了未来对一加的定位。

  墙内开花墙外香

  与很多初创手机品牌不同,刘作虎和一加手机一开始就瞄准了国际市场。之所以敢如此,他的经验和底气来自OPPO时期。

  时间回到7年前,真正让刘作虎声名鹊起的是OPPO蓝光机,蓝光机是一种专业的DVD播放机,刘作虎从2008年开始担任OPPO蓝光机事业部总经理。即便是今天再看,这款产品的成功仍然是毋庸置疑,用”拿奖拿到手抽筋“来形容似乎也不为过,几乎所有的专业评测机构都不吝啬对它的赞美。

  2008 年前后,凭售价500美元和更优的品质,蓝光DVD打赢了售价1000美元的天龙和索尼。美国最具权威的计算机杂志PCMag曾评价,”苹果不生产蓝光播放机,即使它生产,我们感觉OPPO在用户满意度上仍然会击败苹果“.OPPO蓝光机当时主打欧美市场,虽然价格比其它品牌贵不少,但仍然是影音发烧友的首选。

  如果要列出它的粉丝,那会是一个很长的名单,比如好莱坞明星莱昂纳多,国内的周鸿祎、王小川、丁磊等。2011年莱昂纳多为OPPO智能手机代言的时候,还主动提及”家里使用了OPPO的蓝光机“.

  这款产品的幕后推手正是刘作虎。”从理想的角度来看,刘作虎创办一加是为了夯实并延续这样的美好--创造出让人惊叹的完美产品,打造一家受人尊敬的国际品牌。“媒体如此评价。

  另一方面,在国内智能手机市场,高端用户被苹果、三星占据着,果粉的热情比美国还高。国产机中,中华联酷有先发优势,小米后来居上,魅族凭借”煤油“偏居一隅,老罗靠着情怀也感动了一批粉丝,加上国内数不清的小厂商,市场竞争日益白热化。

  这种形势下,出海,已经成为国内手机厂商们的不二选择。中兴、华为凭借多年的海外积累稳步推进,小米也开始进军东南亚、南亚市场。

  在海外,一加一共有三个市场:北美市场、欧洲市场以及亚洲发达地区市场。在他们的营销策略里,北美市场尤其是美国市场是重点发力做口碑的地方。

  “因为美国不论是科技领域还是在大众娱乐产业,从硅谷到好莱坞,都是意见汇聚和爆发的地方,几乎每个领域全球有影响力的意见领袖都在美国;像印度和非洲,做销量容易,但那不是国际化,只有在美国获得高的关注度,搞定美国人才有资格谈全球市场。”刘作虎说。

  欧洲市场的电子产品平均价格都很高,因此被定位为一加手机在海外做销量的地方;亚洲市场发达地区,比如韩、日、新加坡、马来西亚、台湾,一加手机的策略是只做影响力。

  对海外市场的准确把握,一加也取得不错的成绩,截止目前,一加一的出货量已超过150万台,超过60%的手机销售到了海外,销售覆盖全球36个国家和地区,主要集中在欧美发达国家和亚洲的印度。

  2014年9月底,刘作虎跟着极客公园去了趟硅谷参观访问。同行的还有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猎豹移动CEO傅盛、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和小米副总裁黎万强等人。他们拜访了Facebook、Twitter、Airbnb和Tesla等着名科技公司。让一行人惊讶的是,提到OnePlus,几乎在每个他们拜访的公司和参加的活动上,都有人过来找刘作虎要购买一加手机的邀请码。这让刘作虎有点措手不及。“这么火了吗?”他有点万万没想到。

  事实上,一加手机能在海外获得成功,除了与手机本身的品质和服务有关外,也离不开合作伙伴CM的背书。这个全球最先开发定制版安卓ROM的公司在欧美世界有着极高的关注度,借力CM一加在海外迅速站稳脚跟。

  不过,刘作虎也坦言,相较竞争激烈的国内市场,海外市场似乎更加单纯。“一加手机在海外市场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做到这一点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在欧美市场,其实把产品做好,大家就认你,反而不需要炒作。”

上一篇:李万寿

下一篇:

所属类别: 楚商人物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留言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验证码: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