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商网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楚商人物楚商人物 > 李万寿
0

李万寿

作者:姚棣来源:楚商网 日期:2015年10月21日 11:37

  李万寿:湖北没有理由不崛起

  和以往的高调不同,现在的李万寿鲜少出现在媒体的聚光灯下。2013年,李万寿离开了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公司(简称深创投),在知命之年,创建了协同创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协同基金).

  “互联网和资本这两个看似独立的领域经过创新性的碰撞和深度融合,给予产业发展的,是无线的想象空间。”7月18日,李万寿赴武汉参加湖北日报楚商互联网+产业基金启动仪式,表示希望在众多的领域里面,找到非常具有爆发力,成长性非常快的一些新项目进行投资,支持他们在湖北各个方面深根、壮大。

  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离开深创投后,李万寿选择了刻意低调,不接听媒体电话,也谢绝了许多媒体的拜访,甚至外界想获悉公司的名字和地址,都还要通过媒体深挖出来。

  尽管做人低调,但做事却很高调,作为VC大佬,李万寿的长袖善舞,在协同基金上得到了极好的验证。他不仅把带有官方背景的产学研(北京)科技促进中心纳入自己的股东,连上交所上市的亿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也莫能放过。同时,通过股权设计控制了深圳市六泰集团有限公司等,资源整合的能力让人惊叹。

  除了管理团队、组织架构的搭建,李万寿还迅速展开了基金募集和项目发掘工作,完成了多只基金的募集,比如针对深圳市协同禾盛并购基金一号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投资发起的规模5亿元大型综合性并购投资基金;针对深圳市银信网银科技有限公司投资发起的规模2200万元的项目专项股权投资基金等。

  自此,单飞后的李万寿旗下已经有多只名为协同的新基金,并且正在筹划酝酿发起海外并购基金、地产基金和天使投资基金等,”协同系“基金呼之欲出,更是显现了李万寿及其神秘的协同系帝国的低调与复杂。

  而此次的湖北日报楚商互联网+产业基金,意在积极寻找互联网+产业领域中的高科技性、高成长性标的,以金融杠杆撬动新的经济增长点,推动湖北省产业转型升级。李万寿设想用一个项目来培养一个产业链,他解释说:“在一个项目落地后围绕它相关的项目进行追投,就能自然形成自己的生态链。比如我们与一家知名医院合作,就有可能投资与之相关的医疗器械项目,让它具有互联网+或者被+的能力。如此,它就会像一张网,网络住多家医疗器械企业,形成一个群落。”

  成长的代价

  互联网+、金融、文化,李万寿之所以能够精准地抓住这些关键词,离不开曾经惨痛的教训。

  1999年深创投成立,其主要目的就是为“成长板市场”(指现在的“创业板”)而专门设立的。深圳证券交易所和地方政府选定了23家企业作为潜在的”成长板市场“的上市目标,深创投是其中18家的投资人之一。

  但变化总是比计划更出人意料。“就创业板而言,我们就足足等待了8年,等得头发都掉了”,李万寿不自觉抚头调侃道。

  创业板的迟迟未出,给深创投带来了很大的打击,其2005年之前投资偏向保守,规模普遍在1000万元人民币以下。资金也大量地转向到委托理财,后来一批证券公司的倒闭、清算,让深创投短时间内青黄不接。

  边学边改,且行且看,深创投从头开始,学做VC.

  “2004年是最困难的时候,那时曾想过要离开”,作为深创投最早的创业团队之一,也作为1996年第一批公派留学的公务员,李万寿最终还是选择了留下,在纽约城市大学的九个月学习让他认同,VC是一个越老越值钱的行当,不如坚持一下,有所期待。

  然而坚持的过程是漫长的,李万寿谈及最多的,是数年来深创投上缴的”巨额学费“:腾讯、盛大、新浪、百度、无锡尚德、西部矿业,一系列投资回报可能高达百倍的投资界经典案例,成为深创投失之交臂的遗憾,也成为深创投成熟的代价。”本土VC成长的一路,都是摸爬滚打过来的,每一个经验恐怕都是用教训换来的“,李万寿认为。

  时间退回到1999年,刚获得IDG投资的腾讯三位创始人找上了深创投。”他们在我的电脑里装了QQ软件,还给了我一个QQ号“,李万寿早已记不得那个QQ号到底是多少了,他只记得当时的腾讯公司还很年轻,初步作价5000多万,希望深创投投资10%左右。但一个只靠注册用户、点击人数说事的企业,没有太多销售收入,利润还是亏损的、盈利模式也不稳定,要卖5000万?

  李万寿坦言心里没底,有一种投了钱,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感觉。那时候的深创投内部,没人了解这种领域的项目,更不懂这种商业模式,自然是放弃了腾讯。

  然而当腾讯第二次获得融资时,深创投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但那时的腾讯,早已不是1999年的价格,最终由于价格太高,再次放弃了入股的想法。

  同样是1999年,陈天桥拿着一纸商业计划书,找到深创投,但当时深创投的高管团队中,”没有一个人真正做过VC“,于是便请教国内的一些行业专家,但最终的”专家意见“让深创投放弃了对盛大的投资。

  再如百度。第二轮融资的时候,李万寿亲身飞往北京拜会李彦宏,当时的百度作价约1亿美元,但李万寿等对于这类企业的估值的确”心中没有思路“.同样原因,深创投失去了对新浪、百度、盛大以及携程的投资机会。

  ”不会看新经济、新能源领域的东西同样是我们的缺憾“,李万寿说,在深创投多年的摸索中,与无锡尚德、西部矿业”两次擦身而过“,也成为经典式遗憾。

  2002年,无锡尚德尝试第一次引入投资人,但”当时的账面是亏损的“,而深创投的投资人大多出身投资银行或者有财务经验,看重财务报表,但对企业非财务的因素把握不够。

  而当2004、2005年无锡尚德开始第二次融资的时候,深创投正深陷委托理财的泥沼,”想投,却没有钱投“.

  同样是在2002年,西部矿业做融资计划,找到了深创投。当时西部矿业希望融资2.8亿,而深创投给出的方案是1.6亿元。”如果当时投了西部矿业,按照其后来上市后的表现,深创投的回报就是160亿元“,错失这个回报可能高达100倍的项目,着实让李万寿心痛不已。

  放弃西部矿业并非简单地是因为估值有差异,而在于深创投自身在定位上的摇摆。”最初的定位是投资高新技术企业,对像西部矿业这样的资源类企业、传统领域是否值得投,投资委员会没有达成共识“.在李万寿看来,错过无锡尚德、西部矿业的”巨额学费“,所换来的是深创投在理念和定位上的突破,从最早只能投早期、种子期,到后来开始投资成熟期,从最早投资高科技领域,到关注所有的领域。

  助力湖北崛起

  有了早前如此多的经验教训,李万寿不敢不走在经济时代的前沿。

  围绕湖北省产业转型升级的主题,李万寿直言:”要在投融资上做文章。“他坦言创业不能做无米之炊,湖北的水多,但唯有用好投融资,才能转换成资本之水,形成洼地效应,财源滚滚。

  曾经,设计政府引导基金成为李万寿最得意的事情。当他2005年第一次抛出”政府引导基金“这一概念时,在他的构思中,政府在经济发展中不能越俎代庖、赤膊上阵代替市场作用,也不能无所作为、袖手旁观。政府可以由以往的直接支持项目,改为设立引导基金,吸引社会资本进入,共同扶持特定行业、区域的企业群体。”如此可以有效避免创造灰色地带,引起腐败。“李万寿说,基金对企业团队同样有严格的考核,他们必须在这个行业里有过经验,交过学费,并且有投资人的追捧。

  当看到湖北省工商联给出的一组会员数据,李万寿认为十分有必要将这十八万楚商会员变为天使投资人,大家不再一味去炒房、黄金、期货和股票,而是拿出相当一部分钱支持创业。”毕竟他们有钱又懂行,还有足够大的圈子,最有能力干天使投资的行当。“

  当然,想要让湖北企业家心甘情愿做天使投资,不仅需要机制上的创新,更离不开思想上的变革,需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教育、熏陶和宣传。”有那么多人愿意给寺庙捐款,成百上千万,怎么就不能将天使投资当成类似的事情做呢?“

  回归到政府引导基金上面,李万寿期望政府在现有的基础上支持更多早期项目,这个界定十分明确,即指没有盈利甚至没有收入的项目。”这种机制是一种原理,设计的好可以将引导示范作用放大,引导的不好就糟了。“李万寿说湖北武汉太需要这种机制了,在湖北做投资,他认为近五年最有特色的产业是智能、电网、环保、光电和互联网游戏,尽管一些上了新三板,但远远不够,要想办法形成产业群,这样有利于生态建设,能吸引一大批创业者在群落里扎根,彼此协作,形成在全国都具有竞争力的旗舰城市。”我十分看好湖北,看好武汉,它没有理由不崛起。“

  纵观近三年,无论是2014年底协同基金的中欧投资平台,还是如今的湖北日报楚商互联网+产业基金,李万寿个人虽行事低调,但面对投行事业,他却始终像一位传道、授业、解惑的学者,总是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思考倾囊相授。他认为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另一个时代的开始。中国经济以低成本高歌猛进的时代已经结束了,走向经济转型、缓速提升的新常态。

  ”过去十年的成功,是时势造英雄。而在中国经济的提档升级阶段,风投不仅需要专业素质与专业才能,更需要国际眼光与战略布局。“于是,李万寿开始跳出以往格局,在更自由的平台上发光发热,高调做着实事。

  最后,在面对摄影记者的镜头时,李万寿不忘对身边的人说:”我有点冷,请把外套给我穿上。“其实那天很热,但在为数不多的公开露面中,李万寿还是非常重视西装革履所带来的良好形象,对得起VC大佬的范儿。

上一篇:吴少勋

下一篇:刘作虎

所属类别: 楚商人物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留言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验证码: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