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商网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楚商人物楚商人物 > 汪潮涌
0

汪潮涌

作者:曹戊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5年10月22日 10:03

   10月19日习近平主席抵达伦敦对英国进行正式访问,约150人的企业家代表团随行。
  与此前访美随行的企业家马云、马化腾、李彦宏等网络先锋有所不同,习近平此次访英的企业家代表团以金融、投资、基建、能源、保险等行业为主,作为中国创投界代表、楚商代表的信中利资本集团(简称信中利)董事长汪潮涌也在其中。据悉,汪潮涌此次随习主席到访英国的一个重要目的便是牵头建立中英创意科技基金。
  事实上,早在今年6月29日至7月2日,李克强总理对法国进行了正式访问,汪潮涌也是随行代表之一。在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法国总理瓦尔斯的见证下,信中利和法国合作伙伴签署了中法跨境投资基金合作协议。该基金旨在推动中法合作,助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支持中法大学生和创业者的投资合作,加快两国创新创业步伐。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此次习近平主席访英团队中的一员,汪潮涌对英国很熟悉。
  早在2006年,信中利便在伦敦开放了第一支专注中国上市的PE基金——欧瑞基金,这支基金吸引了诸多知名投资方,包括高盛、索罗斯、英国主权基金、摩根大通等等。目前,欧瑞基金管理的资金规模已经接近20亿美金。

   2013年6月,信中利联合意大利私募基金Investindustrial,共同入股英国知名豪车品牌阿斯顿-马丁。自此,这个詹姆斯-邦德的座驾、诸多拥趸眼中的梦想豪车,迎来了中国的主人。
  如此受高层青睐的汪潮涌是何许人也?
  出生在湖北蕲春的汪潮涌拥有“神童”般的成长经历:15岁读大学,19岁成为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首批MBA中最年轻的学员,20岁赴美留学,22岁获得了美国罗格斯大学MBA学位,之后进入华尔街工作。30岁就成为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的副总裁兼北京代表处的首席代表。
  1999年5月,汪潮涌谢绝了华尔街的挽留,与瑞士的投资家合资成立信中利资本。作为中国领先的从事风险投资(VC)、PE以及直接投资的民营产业投资公司,截至目前,信中利累计管理了八只基金,基金规模达10多亿元美元,30亿元人民币,累计投资了60多家企业,其中包括百度、搜狐、华谊兄弟、东田造型、龙文教育、中国诚信、长安责任保险等一批国内外知名公司。这些项目的成功不仅带来了高倍回报,也奠定了汪潮涌在投资界的地位。
    公费出国
  1980年,汪潮涌从家乡小县城到省城武汉求学,作为文革后第一批大学生,实际上他的命运就此已改变。但真正奠定了汪潮涌人生基调的是1985年,这一年他在清华大学读MBA。
  时任国家经委副主任兼清华大学管理学院院长的朱镕基,为该院争取到了一个去美国留学的名额。学生很多,优秀的大有人在,而名额只有一个。最终系里经过讨论,决定把这个机会给岁数最小、潜力最大的汪潮涌。
  事实上系里作出决定也是经过考量的,在研究生一年级的时候,汪潮涌就修完了全部的课程,外语成绩在班上也是数一数二。
  “机会如果来到面前,我不会轻易地去放弃。但是如果觉得这个机会可以把握的时候,我也尽快地去把它变成一个好的结果。比如说留学如果没有落到我的身上,我可能也觉得不会太大遗憾,但是落到我身上,我就会去努力地去做好,把这个机会变成一个好的结果”。汪潮涌说。
  出国之前,汪潮涌的理想是,“毕业后能够到国家的一些宏观经济决策部门参与到整个中国改革开放的宏图大业的设计流程里面”。到美国后,汪潮涌发现,“念金融博士实际上就把自己的职业选择变窄了”。当时在美国如果念金融或管理念博士,出路一个是做研究,另一个是大学里面当教授。“受这个影响,所以我决定去华尔街。”
  1987年,22岁的汪潮涌进到大通银行工作,从事不动产融资与金融资产证券化业务,成为最早进入华尔街的少数几个中国留学生之一。
  因为在大通表现出色,1990年,国际两大权威评级机构之一的标准普尔评级公司通过猎头公司把他猎归门下,担任纽约结构融资债券部副主任。汪潮涌成为来自中国大陆的第一位标准普尔高级职员。
  在标普,他还干了一件大事儿。1993年,通过数据模型与成果分析,汪潮涌写了一篇名为《企业破产概率与债信变化》的论文,该文被《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等各大金融媒体转载,引用来告诫投资者。他的这一评级标准,至今仍被众多银行和保险公司沿用。因为这篇论文,汪潮涌拿下了标普的总裁奖,还被写入了“普尔工商名人录”。
    创投“教父”
  上世纪90年代初,国内金融证券市场对外开放,各大投行抢滩中国。居于投行龙头位置的摩根士丹利,喊出了“由华尔街到长城”的口号。舆论将那段时期称为“大陆华尔街人的幸运期”,中美金融握手之际,拥有大陆背景的金融人才成了“香饽饽”。
  作为其中的佼佼者,1993年,汪潮涌以摩根士丹利高级经理的身份来到香港,担任了香港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高级经理,负责中国公司股票融资业务。1995年,他被提升为亚洲公司副总裁并调任北京代表处,任首席代表,是当时华尔街最年轻的驻外首席代表。
  当时国内相关市场不够规范,汪潮涌投入了大量精力进行沟通和“教育”,努力在中国和世界金融机构之间构筑桥梁。一段时间内,在国内某些企业管理者眼中,他成了投行的代名词。
  在摩根工作期间,汪潮涌直接参与和负责了为中国财政部、中国银行、中国东方航空公司、上海实业、北京大唐发电公司、北京控股有限公司等中国政府和企业的海外融资业务,海外融资总额达60亿美元。其中,包括参与我国财政部10亿美元全球债券的发行工作。
  尽管当时的汪潮涌在业界的名声以及年薪都很高,但他却在1998年5月从摩根士丹利辞职。这让他身边的很多人都不理解,但汪潮涌的回答是:“在摩根·士丹利,我是对董事会负责,而不是直接面向投资人。要对企业进行风险投资,有着复杂的手续和繁多的流程,这往往会失去很多机会。做自己的公司就不一样了,我能更快更准确地把握住机会。浪来了,我能拿起冲浪板就走,而不用先去申请打报告。”
  另一方面,“当我回到大陆,置身于中国金融投资的第一线时,就发现中国金融业即将高速发展的这股势头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汪潮涌说,他已经意识到该是自己做点什么的时候了。于是一个念头进入他的脑海:该是我创业的时候了。
  1999年,汪潮涌带着1000万美金回国创业,创立了信中利投资。那一年,马云用凑起来的50万资本注册了阿里巴巴;陈天桥向人借了50万创立了盛大;沈南鹏出资40万,创立并持有40%的携程股份。与此同时,8848的王峻涛在洗手间瞬间融到200万美元;新浪网获得了2500万美金的风险投资。
  在摩根工作时,汪潮涌与张朝阳在同一座大厦里办公,每次聊天时,都会听到张朝阳倾诉资金方面的困难。而在国际上一些大的投行对融资不到一亿美元的项目表现得“毫无兴趣”。
  正是因为民营企业能够得到的融资服务和投资服务明显不足,这让汪潮涌看到了机会,凭借在华尔街的经验设他计出了“信中利模式”,并把投资目光瞄准了中国巨大的市场空白——高成长的民营企业。
  2001年,搜狐股价降到1美元以下时,汪潮涌便与合作伙伴一起,以高于市场的价格大量收购搜狐股票,“尽管当时看起来风险很大,但直觉告诉我,这种模式肯定会赢”。2年后退出时,汪潮涌获得了15倍以上的回报。
    汪氏风格
  梳理信中利早前的投资项目不难发现,几乎每个项目都在其企业价值处于低位的时候进入的,这种“寻找价值被低估企业的投资理念”,源于巴菲特对汪潮涌的影响。
  早在华尔街工作期间,汪潮涌就与股神巴菲特成为了忘年交,而这对于汪潮涌最初的VC投资和后来的股权投资都有很深的影响。
  “巴菲特的投资理念对做VC的我具有很大的指导意义,其实说起来也是非常简单,比如寻找价值被低估的股票,买入后就耐心持有。”汪潮涌说,这些看似简单的原理成为了制胜的武器,从复杂到简单,就如同把人性回归到原始,收获总是最多的。
  2004年信中利投华谊兄弟时,此时华谊兄弟仅是冯小刚每年拍一部贺岁片,更重要的是,中国当时没有创业板,华谊兄弟上市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事。“但我觉得中国电影市场肯定会爆发,随着国民收入的增加,年轻人看电影的兴趣提升,只要有好片子好的产品,肯定会引爆市场”。2009年华谊兄弟上市后,信中利也随之获得了可喜回报。
  在信中利近几年的投资名单中,包括中诚信、长安保险、龙文教育、承兴国际、法尔之星、品尚红酒、康大电机、青岛天能、强视传媒。“新兴产业中与消费升级、服务升级、产业升级、技术升级相关的项目是我们长期专注的对象。”汪潮涌坚信这些行业的发展都是反经济周期的,即使宏观经济和投资环境并不好,项目所受到的影响也有限。
  “在别人还没有发现这个行业机会的时候先投进去,而且投的公司一定要是行业的前三。”汪潮涌认为,在中国已经进入无限竞争阶段,一个行业兴起不久便会陷入无限竞争当中,如果企业在行业里排得过于靠后,基本没有什么机会。
  仅选择“行业细分市场前三名”还不够,对企业团队及企业家的考察更加重要。在项目立项之前,信中利的合伙人一定会和企业的高管先进行一次交谈,“以中诚信的项目为例,我们先和中诚信的董事长接触后,觉得企业家团队很不错时,我们还需要进行金融评级和证券咨询研究,在研究完后才会上报立项会正式立项。”
  汪潮涌说,“我们做投资,心态很重要,眼光很重要,然后另外就是用智慧、用头脑,包括也比较勤快,我们跟企业家之间的互动,和投资人LP之间的互动要做好。和企业家的这种沟通能力也很重要。你如果是一个牛气哄哄的,一上来就想挣钱的投资人,企业家也会对你敬而远之,或者最后把关系搞的很僵”。
  “当然我们选企业家的时候也是有我们的标准,比如说我们选择这个投资的人,首先他是有创业的激情,有理想,有抱负。而不是说我很快就想赚一笔快钱,这种急于求成的企业家,我们也不喜欢,而且他往往失败的概率就会大很多”。汪潮涌补充道。

    时尚产业链
  2012年4月,信中利与央视旗下中视体育娱乐有限公司合作组建了中视环球汽车赛事管理有限公司,用以承办中国汽车越野拉力赛。
  这样意味着,信中利资本将正式介入汽车文化产业。据估计,中国汽车越野拉力赛每一届的投入可能将不少于1亿元。信中利将为其提供主要资金支持,央视以媒体资源入股。按照汪潮涌的打算,这一赛事公司先打造一个长距离的、类似达喀尔的越野拉力赛,然后再开展像F1一样的俱乐部赛。
  信中利此番对中视环球的投资,除了相信在中国庞大的汽车产业版图中,中国汽车越野拉力赛将拥有巨大市场和商业机会的缘由之外,也有其尝到了投资体育赛事甜头的原因。

 2005年,汪潮涌出资4亿元同法国的“挑战者号”船队成立了美洲杯帆船赛“中国之队”。
  投资帆船比赛在当时有许多人并不理解,但汪潮涌有自己的投资逻辑:“建立‘中国之队’是我的一个投资路径,我们的最终目的是投资其他相关产业链,比如体育器材、码头、商业地产等。并且通过组队参加这样的赛事来提高中国的国际品牌影响力,这样的一个契机是赞助商们所乐于见到的。”汪潮涌说。
  果不其然,这一笔投资让信中利逐渐获得了一些间接的回报。美帆赛中国之队旗下成立了美帆会俱乐部,这个俱乐部的会员约数百人,均是高净值人群或企业,而其中有很多人已经变成了信中利基金的出资人,也有许多信中利投资企业的企业家加入其中。“通过这个平台,我们接触了很多高净值的LP,也认识了很多CEO。我们在投资项目时也会遇到争抢某个项目,也许就因为一次出海、或者一次航海运动,我们和企业家建立了更好的关系,最后投资获得了突破。就像很多人愿意跟王石去登山一样,我就带大家去一起航海。”汪潮涌称。这些间接的回报是他当初投资时未曾料到过的。
  事实上,中国的体育产业并非是一个新兴的产业,早已有众多的赛事、受众和赞助商,但在这一领域中直接进行投资的PE/VC屈指可数,而在体育产业市场化程度高的国外,PE/VC投资于体育产业及体育赛事早已不是新鲜事,而获得良好回报的PE/VC机构众多。
  而正是有这样的范例,使得信中利对体育产业投资颇有信心。因体育赛事也有满足大众娱乐的特征,信中利把对体育赛事的投资也看做是文化产业的细分方向之一,尚未将对体育产业的投资单独列为其一个投资方向,仍有探路之意。
  在汪潮涌看来,在中国对体育赛事投资一定要寻找市场化程度高的领域,由于中国体育体制的原因,他更倾向于寻找一些非奥运项目中的投资机会,如网球、高尔夫、冰雪运动等。
  在信中利成立之初,一度大力投资了互联网,当时中国的互联网尚只是呱呱落地时期;此后,汪潮涌又发掘到了影视娱乐行业的投资金矿,成为了华谊兄弟最早一批投资人,当时的影视业在投资界还处于“不规范、难以做大”的印象之中。而本次信中利对体育产业的尝鲜或将让汪潮涌在投资策略上再立“潮”头。

上一篇:茅永红

下一篇:阎志

所属类别: 楚商人物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留言内容: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验证码: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